冷愛暖寵紙婚不由己完結版在線閱讀落小末嚴離小說

冷愛暖寵紙婚不由己

時間:作者:池清淺來源:zsy

冷愛暖寵紙婚不由己免費章節完結版在線閱讀落小末嚴離小說冷愛暖寵紙婚不由己是作者池清淺寫的一本精彩作品:20歲的落小末,從來沒有想過要愛上誰。她原本是打算,就這樣一個人等待死亡的來臨。卻因家人為一己私利將她送人。然后她遇見了嚴離,從此陷入萬劫不復。愛不能言,恨只能咽……...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冷愛暖寵紙婚不由己》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10章 推波助瀾

“那個……你沒告訴我你的號碼。

”落小末的視線都停留在她的手腕上,這個人的力氣怎么那么大啊?好痛。

聽落小末這么一說,嚴離瞬間尷尬了。

好像確實是他沒有告訴她,“說了你會記得?”

落小末點頭,她敢不記得嗎?

看著要煮沸的水,抬頭問了一句,“你要不要吃點?”

合乎時宜地,嚴總的肚子咕嚕咕嚕響了一圈,“我要吃……”

還未等嚴總點菜,落小末掙開他的手,淡淡地說了一句,“只有清湯掛面。”

這下該嚴離愣了,這怎么突然像只小白兔,突然又像只高冷的獅子了呢?

看著嚴離錯愕的樣子,落小末好像很善良的樣子,解釋了一句,“你家除了這個什么都沒有。”

“哦。

”嚴離回答了這么一句之后,趕緊走,恐怕之后不知道會出現什么狀況,這落小末完全出乎了他的掌控范圍。

落小末一會兒就做好了面條,“吃面了。”

嚴離坐過來的時候,真想說一句‘要不我們叫外賣吧!’。

他發誓,這是他見過最最清淡的一碗面了,除了面就是面湯,連油都沒有一點,嘗了嘗,還是有味道的,估計是放了一點鹽。

他整個人都有一種想死的節奏。

不過對面的落小末倒是吃得挺香的。

安安靜靜地坐著,安安靜靜地吃著。

嚴離怎么看都像落小末是被虐待大的一樣。

他在一旁看著落小末慢慢的吃,好像在想些什么。

不過他倒是不挑食的,三下五除二便消滅了這碗面條便轉身回屋了。

“終于吃飽了。

”落小末長舒一口氣,從被嚴夏帶走之后,她就沒吃過東西,在宴會,剛準備吃點心,便遇到這樣那樣的事情,哎……吃個東西可真難。

落小末收拾完餐具之后,剛到沙發上坐下,便看見嚴離從里面大步流星地走到她跟前,扔給她兩件衣服,“去洗澡。”

“哦。

你房間在哪里?”

“恩?”嚴離一個冷眼飛過去。

所有的女人都是一樣,費盡心思爬上男人的床嗎?

落小末給嚇得,小聲地解釋,“我只是想說,知道哪個是你的房間,我就不進去了。”

嚴離指了指其中一個,落小末便如避洪水蛇蟻一般,一路小跑進了其他的房間。

看這樣子,嚴離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滋味,之前是因為以為落小末要去他房間,現在是因為,落小末明說不會去他房間,唉……這都什么跟什么嘛!

落小末出來的時候,嚴離在沙發上看電視。

她本以為嚴離已經回房間了才出來的,現在看見他還在,立馬轉身回去。

“過來!”

落小末望天,果然不該出來的嗎?但是現在有什么辦法,唉……落小末慢慢走過去。

“坐下。”

落小末剛要坐在一個相對較遠的位置的時候,便看見嚴離繃著一張臉,指了指身旁的位置。

最后落小末很沒骨氣地坐了過去,畢竟這是在人家的地盤,爺爺又不過來接她,又不把她的東西還她,要是他趕她出去,她豈不是要睡大街?

“怎么又不把頭發吹干?”嚴離怒瞪著落小末。

“一會兒它會干的,反正我現在不睡。

”落小末心里無限怒吼,你管得也太寬了吧?我吹不吹頭發你都管,你家是住在太平洋還是住在長江邊啊?!

“怎么那么笨啊?!”嚴離低吼了一聲,蹲下·身,把落小末的腿給撈起來,嚇得落小末一聲驚呼,死命摁住本來就不長的襯衣衣角。

看著落小末的動作,嚴離有些覺得頭疼,找到被鞋磨破皮的地方,貼上創可貼,“以后鞋要是不合適,就說,換一雙就是了。”

“哦。

謝謝。

反正也不長穿,沒事啦。”

嚴離這才想起,跟她見的前兩次,她都穿的是板鞋,而且,好像她的衣服都是搭配運動鞋的,確實是第一次見她穿高跟鞋,難道她不喜歡?

“不常穿也會穿的,難道穿一次磨一次嗎?你以為我家是賣創可貼的?”

“哦,對不起,以后我會注意的,不會浪費你家創可貼的。”

嚴離額頭青筋暴起,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從一開始,落小末一直說著你家,你爺爺,你家創可貼,你家吃的,全都是他家,她嫁給了他,就不能說是她家的嗎?!

“怎么了嗎?”見氣氛不對,落小末又不想被這陰晴不定的主給轟出去,只好開口詢問。

嚴離幾乎是咬著牙齒蹦出兩個字,“沒事。”

“哦,沒事的話,那我就回房了。

”落小末趕緊溜回自己房間,逃離這個危險陣地。

這邊自己郁悶半天的嚴離,最終回房間洗澡睡覺去了。

而造成這些狀況的罪魁禍首此時卻悠閑的喝著茶,跟宮炻聊著天,下著棋。

“爺爺,你確定這樣真的可行嗎?”

“我自己的孫子,我怎么會不知道。”

“可是,尹慧……嚴離他放得下嗎?”

“有了小末啊,就放下了。

心頭有了一個人,前塵都是浮云。”

“那萬一尹慧突然回來了,小末豈不是……?爺爺你也說,小末是個好女孩兒……”

“就算她回來了,嚴離也不會離婚的。”

“就是一份合約?爺爺,嚴離如果做了決定,一份合約,是拴不住他的。”

嚴夏搖頭,“我當然知道合約拴不住他,但是有人可以。”

“小末?現在看來,還不盡然。”

嚴夏搖頭,“他母親。”

宮炻恍然大悟,“他自己知道婚姻不幸的痛苦,他母親便是前車之鑒,若是他對小末有一點心,便不會傷害她。

是這樣嗎?”

嚴夏露出了老狐貍的笑容,“小炻不笨嘛。”

“呵呵……那我是不是可以也插一腳?”

看著嚴夏‘別搞砸’的眼神,宮炻給了嚴夏一個放心的笑容,“好歹那是我兄弟,我也希望那小子能過得好。

他心里就是裝太多,有小末幫他倒倒,是不錯的。

做兄弟的,能做的就是在后面推一把咯!”

 

第11章 塵愛

第二日嚴離起床的時候,落小末睡得正香甜,嚴離進她房間的時候,她不知道夢到了什么,笑得那叫一個開心。

嚴離看得有些呆,他不明白為什么這個女人總是可以有那樣舒心的笑容,即使上一秒她受盡委屈,她也可以笑的陽光明媚。

就像他母親,傾盡所有,換來一場無果的災禍,最后的時刻依然笑著去接受。

難道他要讓這個女人成為第二個不幸的人嗎?

這樣的話,他和那個人不是一樣了嗎?當初的決定是不是太草率了些?

在床前佇立了好一會兒,嚴離才離開,一身運動裝,晨跑去。

打開門,便看到了一個人站在門外。

“什么事?”

“董事長讓我把夫人的東西送過來,說今天的課,董事長已經幫夫人請過假了。”

“知道了。

”嚴離接過東西,回到屋子,反手關了房門,將東西放在茶幾上,自己也坐了下來,點了一支煙,青煙繚繞,指尖一點紅星。

原來昨天不是她不愿意走,而是走不了。

這所有的行頭都被老頭子拿走了,包括錢包,身份證件。

要是這些東西在她身邊的話,那她是不是會走得很瀟灑?

嚴離看著茶幾上的東西出神。

不過……今天有課,那女人現在竟然也能睡得那么香?!

落小末起床的時候,太陽已經升起好久了。

看著透過窗簾的陽光,揉了揉眼睛才恍然想起假期已經結束,“噌”地一聲躥起來,嘴里碎碎念著,“完了完了……遲到了,不,是曠課了。

媽呀……專業課啊!”

“哎呀……我的衣服……哎呀……我的東西……天啊,我怎么回去啊?”落小末環顧了一下毫無一人的空蕩蕩的房間,挫敗地坐在地板上,呆呆地望著天花板好久。

嘆了口氣,良好的心理承受能力讓她笑了笑,“算了吧,反正曠了就曠了。

曠一節課也是曠,曠一天也是曠,看一會兒有沒有人過來吧。”

已經接受現實的落小末起身走到客廳,發現客廳里她的東西的時候,高興得蹦過去。

“誰這么好心啊!”

拿出衣服,開心地換上。

打開包,東西全都在,位置沒有變過,好在爺爺沒有捉弄她。

不得不說,嚴夏除了騙她嫁給嚴離這一點,其余真的算是一個很慈祥的爺爺的,一種她從來都沒有感受過的感情。

“今天的課,爺爺已經幫你請過假了。

”蒼勁有力的大字端端正正地排在紙條上,另外還有一個電話號碼。

落小末拿著紙條,笑沒了眼睛。

拿出筆在紙條背后寫了幾個字,重新放回了茶幾,用煙灰缸壓著,邁著輕快的步伐離開了房間。

反正嚴離看不上自己,雖然脾氣臭了點,不過也不是很壞。

總的來說,跟之前的生活沒有特別大的不同,就當多認識了幾個人吧。

回到寢室,首先迎接的便是符雪一個爆栗,“落小末同學,你知不知道,這是你這學期第二次夜不歸宿了!請你端正態度,跟組織坦白!”

“額……雪……”落小末糾結了,她怎么說嘛?難不成跟她說她去自己紅本本上丈夫那里住了一晚?可是……好像其他理由對于她來說也不是很成立啊?

看著落小末這么糾結,符雪也不為難她了,抱了抱她,“好啦!你不想說就算了,只要你沒事就好了,打你的手機,一直關機,擔心死我了。

下次不準這樣了啊?”

落小末感受著溫暖的懷抱,把頭輕點。

這就是符雪,雖然看起來脾氣很彪悍,其實很窩心。

“知道了,對不起,謝謝。”

“切,小妮子,跟我客氣什么?好了,你倒是請假了,我還沒有呢,我去上課了。

”說完,符雪抓起旁邊的書包,一陣風消失在寢室。

晚上嚴離回到家的時候,如往常一般,沒有什么人氣,落小末當然是已經離去。

他疲憊地往沙發上一靠,點上一支煙。

不久便發現了落小末留的紙條,“謝謝你的照顧。

落小末。”

嚴離看著紙條上的內容,不知道該作何反應,覺得他跟落小末之間確實挺搞笑的。

去沖了個澡,把衣服丟進洗衣間的時候,發現晾衣架上多了好幾件衣服,那是落小末昨天穿的禮服和他給她的襯衣和褲子,安靜地掛在那里。

嚴離摸了摸衣服,發現已經干了,便都收起來掛進了衣櫥。

而此時的落小末正在宿舍和室友們進行臥談會呢。

“你們有沒有看過一本很好看的小說啊?”本來她們是在說明星的,不過被林盈盈突然跳躍到了這里。

“你不說我們怎么知道?”果然是一個宿舍的,立馬能跟上節奏。

“叫《塵愛》”

“末日小雪的?”

“琪琪你都看過啦?看來我是落后了。”

“哈哈……必須的,這么出名,你這才看過,這是與時代脫軌啊!你喜歡哪個?我喜歡黎承瀟,帥氣!寫得像陌隅一樣,哇塞……不過他好可憐啊,喜歡閔希那么久,為了閔希他都去學醫了,可是閔希還是沒能喜歡上他,為什么要虐我的承瀟啊?”

“呵呵……”

“小末,你笑什么?”見落小末笑,符雪順口問道,“小末你看過嗎?很好看的。”

“我?”落小末盯著漆黑的天花板,“算看過吧?”

“那小末你喜歡誰啊?”林盈盈同樣對落小末的回答感興趣。

“都喜歡吧。

都挺可憐的。”

“不過我不明白,明明閔希是愛著許冬,許冬也是愛著閔希的,為什么最后卻是相視一眼,就這樣說拜拜了呢?想不明白啊……”林盈盈肯定在床上打了個滾,寢室都能聽到床吱嘎吱嘎的聲音,床板老是這樣的,你一動,它就響。

“我覺得,這本小說最好的就是最后誰也沒在一起的結局吧。

都曾愛過,卻都回不過去了。

挺現實的。

塵愛,卑微如塵的愛情,不在于誰和誰在了一起,只是,只要愛上了,不管誰是誰,那一刻心都變的輕盈,卑微了。

因為……它學會了愛。

”曹琪淡淡的說。

這一說,寢室突然就陷入了安靜。

突然符雪出聲,“如果給你一個機會選擇,你是選你愛的人先死,還是你先死。”

“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一起死好了!”

“哈哈……盈盈,要不你穿越回去當俠女好了。”

“我倒是想呢!”

“噗……我覺得我先死好了。”

“小末你呢?”

“我呀?”落小末毫不猶豫地回答,“如果我愛的人不愛我,那么,我選擇我先死,他幸福就好了,我退場就好了;如果我愛的人也愛我,那么我選擇他先死。

因為看著自己愛的人離去,卻還要努力心痛的呼吸,在余下的時光每分每秒地懷念,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哇塞,看見沒?這才是情圣!”

“雪!你故意的!”

“怎樣?你打我,還是咬我?”

落小末咬牙切齒地說,“你要是再笑,我就爬到你床上收拾你!”

想起落小末不是沒干過這種事,符雪立馬閉嘴了。

“呵呵……哈哈……”倒是逗樂了林盈盈和曹琪,最后大家都笑了,然后的然后,可能是笑累了,可能是歡心了,大家都甜甜地睡了過去。

……

落小末最喜歡上自習,不過不是自習課本,而是看喜歡的書,對著電腦寫東西,看看窗外,看看天,感覺很是愜意的生活。

她不知道在電腦點開了什么,竟然高興得笑出了聲,意識到這個問題才捂住自己的嘴巴,仍是笑得眉眼彎彎。

對著電腦在手機里撥了一個號碼便沖出了教室,由于太激動,以至于在出門的時候撞到了門上,不過好像這也掩蓋不住她喜悅的心情。

這一切都落在了坐在不遠處的姜零的眼里,他假裝過去丟垃圾,眼睛掃過落小末的電腦屏幕,沒有關的界面,作家中心?末日小雪?然后他若無其事地回到座位,拿出平板搜索著末日小雪。

 

 

第12章 風雨無阻

晚上,準備回宿舍的落小末出了教學樓,風便刮著雨斜著吹過來。

她往回站了一點,發現身旁還有一個人,他呆呆地看著天空,暈黃的路燈打著銀色的雨。

落小末看了看這個男生,“那個……我住不遠,如果不介意,到了宿舍樓下我把傘給你?”

她見那個人不說話,以為是不愿意,便只好訕訕地撐開傘。

卻在下一刻手上的傘一空,“謝謝。”

落小末愣愣地看了看他手中的傘,“不客氣,那走吧。”

兩個人在雨中默默前行,你不言,我不語。

短短的路程,短短的時間一人看著路,一人看著人。

“我到了。

”落小末眼看就到宿舍了,直接跑進了雨里,沖到宿舍的門口。

“哎……我怎么把傘還給你?”還有……你叫什么?

“恩?沒關系,送你好了。

嘻嘻……”落小末今天她高興,就送他好了,反正一把傘嘛……

姜零看著她抹了抹臉上的雨水便刷卡進了宿舍,不由得搖了搖頭,抬眼看了看手中的傘,走向自己的宿舍……與落小末的宿舍相隔只有十幾步之遙,只不過從落小末的宿舍門口到他的宿舍門口要走一小段距離而已。

請原諒落小末,她不過只是見過姜零三次,還是加上這次,每次都沒怎么注意他長啥樣,何況她還有點臉盲。

一回到宿舍,落小末便被拉入一個懷抱,“說吧!”

“說什么??”落小末茫然,她……做了什么嗎?

“剛才那位帥哥是誰?竟然送你回宿舍……小樣兒,竟然瞞得這么緊。

”符雪勒住落小末的脖子,一副審判官的樣子。

“哦,他啊?不認識。”

“不認識?”林盈盈的音調一路飆升。

“別狡辯了,她們剛才在窗臺都看見了。

”曹琪拿著一本書看著落小末臉上寫著‘放棄掙扎’吧。

“真的。

”落小末繳械投降,“只不過他沒有帶傘,我跟他一起走而已。”

“所以……那帥哥還會來找你咯?”

落小末無語了,怎么這符雪大美女總是帥哥帥哥掛在嘴邊呢?“你咋知道是帥哥啊?你都沒見著過。”

“看那傘下的長腿,那就是一帥哥。

”林盈盈兩眼閃光,托著下巴十分考究的說。

“現在背影殺手多的是,何必呢你。

還有一點,我需要強調,我心情好,把傘送他了。

所以呢……他也不會來找我了。”

眾人默,果然是不會有男朋友的人,做得真絕!

“啊!小末啊,后天周末,我有事,可是呢……我們又需要去參加講座,要簽到的。

我的好小末,你就幫幫我吧?”林盈盈抱著落小末胳膊搖啊搖。

落小末本來想點頭的,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不由得一臉抱歉的說,“盈盈啊,不好意思。”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小末……你是最好的,你怎么會忍心拒絕我呢?不應該啊……不要啊……”

“不是,盈盈,要是平時我一定幫你。

可是我那天有事兒,不在學校。”

符雪本來剛坐回座位準備敷面膜,聽到落小末這么說,立馬奔過來。

“啊?!小末,你不會又要夜不歸宿了吧?”

“不……不是。

”落小末自己聽到夜不歸宿也是嚇一跳,趕緊否決,“是B市的T大和我們學校有文化交流活動,那天我會跟著去,一整天都不在學校的。”

“T大啊?那可是好學校。”

“恩,好學校吧。

好學校就好學校吧。

”落小末嘆了口氣,整理自己的書包。

落小末打了個哈欠,早早洗漱上·床睡覺去。

不過……她可能做夢也想不到會在這次文化交流活動上記住這么一個人。

……

周末。

天還沒亮,落小末就爬起來了,當然她這么懶的人,當然不會平白無故早起的。

挑起窗簾,望著外面蒙蒙亮的天,聽著淅淅瀝瀝的雨聲,落小末果斷打電話,“學長,這天下雨了。

我們的活動還要繼續嗎?”

此時的落小末是特別希望那個學長說,恩,因為天氣緣故,活動取消。

這樣的話,她就可以雙手一拍,回到被窩里,繼續做夢了。

果然她是在做夢,學長說,“不就下雨嗎?活動照常。”

“風雨無阻啊?!”

“對!”

“好吧,我這就出門去。

”落小末悻悻地收拾完自己,出門去。

鑒于前日因為她心情好,把傘送給了姜零,所以,她隨便撈了一把室友的傘就出門去。

這雨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很快就和伙伴們相見,幾人站在路口等著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車子如蹣跚的老人在雨水打濕的路上不急不趕的駛來,幾人上車,發現前面已經坐滿了人,有老師,有學生,大家笑著打了聲招呼,便坐到后面去了。

落小末坐在靠窗的位置,強迫自己不要悶,畢竟車內挺好玩的。

大家唱著歌,朗誦著詩,還有老師講著歷史的故事,一路上都是歡聲笑語的。

兩所學校的學生輪流上去作報告演講,然后每個老師都有講話,有評價,有自己的觀點,不過倒是很隨意,沒有講座那么嚴肅。

之后大家一起去附近有名的飯店吃了飯,下午便去具有深厚底蘊的少林寺逛逛。

車把大家送到了門票區,大概已經打好招呼,大家就只需要排隊乘坐景點之間的免費公交。

下車之后集合,發現又多了好多人,剛停沒一會兒的雨,又開始下起來,大家都是三三兩兩的打一把傘。

“一起吧?”落小末問身旁沒有傘的一個男生。

“謝謝。

”男生比她高了一個頭,“我來打吧。”

落小末目測了一下,若是她打傘,一定會碰著他的頭,也沒有爭,把傘遞給他。

男生打著傘,不著痕跡的偏向落小末,感覺世界是多么的奇妙。

因為……他就是姜零。

他沒想到只是跟導師出來玩玩兒,沒想到竟然能夠碰到落小末,他簡直是欣喜。

“我叫姜零,你呢?”

落小末聞聲抬頭看著姜零,想著他名字到底是那兩個字,這才驚然發現姜零那絕美的臉,如果冷著臉,就是一個十足的冷酷帥哥,就是出自小說中的人物嘛!

不過此時的他好像挺溫柔的,笑起來,看著很溫暖。

“我叫落小末,落花的落,小雪的小,末日的末。

你的名字是哪兩個字啊?”

姜零細細咀嚼她的名字,落花的落,小雪的小,末日的末。

很好聽的名字,這樣拆開看來,每個字都是很美的。

“我啊?生姜的姜,考試零分的零。”

“啊?呵呵……好好笑的介紹。

”落小末忍不住笑出了聲,連雨打在傘上的聲音都沒能蓋過。

“那不然怎么介紹?要不,你給想一個?”

“我?不會。”

接下來,兩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沉默,聽著淅淅瀝瀝的雨聲,雨打在腳邊的水洼,泛起一圈兩圈,圓圓圈圈。

“小心!”姜零看著落小末從一個跟她一半高的高臺跳下來,一顆心都懸起來,真的是……太愛玩了,摔了怎么辦?

結果落小末拍拍手,嘻嘻地笑了兩聲,轉頭對他說,“走吧!”那語氣,別提多么輕快了。

一路上落小末都東張望西看看的,她對于周圍的環境還是挺好奇的,特別是這種古風的建筑格局,雖然下著雨,但是落小末還是忍不住在雨中來來回回到處走。

以至于姜零一個晃神,發現落小末就不見了。

這邊落小末研究著剛剛看到的大樹,不知道那棵樹和那跟樹干一般粗的藤蔓纏繞在一塊兒到底是一體的,還是各不相同的。

最終結論是,不一樣的,只是根交叉地纏繞在一起而已。

“同學,那邊下著雨呢,快進來躲著。

”落小末應聲望過去,一個高高的男生正對她招手。

落小末跑進屋檐,“謝謝。”

“你沒帶傘嗎?要不一起走吧?”說著那個男生把傘往落小末身邊遞了遞。

落小末帶著笑意說,“謝謝,我的傘在另一個人那里,他應該一會兒就來了。”

那個男生還想說點什么,便被一個聲音阻截,“你在這兒啊?”

“你看你,人家都等你好久了,都不知道好好照顧別人。

也不知道你什么時候肯跟人一把傘的……”帶著揶揄的語氣,落小末只能裝聾,表示沒聽到。

“我們走吧。

下次你要去哪里,記得叫我,一會兒淋濕了,生病了就不好了。

”姜零直接無視掉那個男生,把傘打到落小末頭頂,作勢邁腿。

落小末立馬跟上。

被無視的男生看著姜零的背后一臉不可思議,他竟然會跟女生打交道,還這么溫柔。

要知道在他們學院,跟他告白的女生如跳江鯉魚數不勝數,哪個不是被他一臉冷氣嚇得不敢吱聲,總是冷著一張臉,跟人借了他幾百萬沒還一樣。

竟然有一天,他會幫一個女生打傘,還輕聲細語的關心,回去說了,肯定會被人說是他在做夢的。

“你是T大的?”

面對落小末天真的詢問,姜零真心覺得郁結,竟然問他是不是T大的……她根本不記得他。

“不是,是A大的。

你應該也是A大的吧?”

落小末點頭,“你是學什么專業的?”

“法學。”

“跟我們一屆的?”

“研究生。”

“啊!是學長啊!”

“呵呵……你呢?”

“我?文學院的。”

兩個人一邊走著,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你說,和尚真的是吃素的嗎?”

落小末訝異,“怎么這么說?”

“你看他們一個一個都長得那么胖,可能吃素的嗎?”

落小末捂著嘴笑了好一會兒,說,“不知道。

可能體質問題呢?也許他們都是那種喝水都長胖的人呢?”

“還有這種人?”

“對啊!我就是呀!”

“你不胖。”

“謝謝你。

還沒人這么夸過我呢!”落小末一臉感激涕零的模樣,讓姜零忍不住笑出了聲。

游過景點,大家就分道揚鑣了。

各自回各自的窩。

至于落小末有沒有記住姜零,姜零不知道。

不過他倒是很高興出去這么一趟,因為,至少這樣,他跟落小末算是正式認識了。

姜零坐在自己的書桌前,回憶著今天和落小末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把玩著手機,里面有幾張他偷偷拍的照片。

每一張,落小末的神情都不一樣,迷惑的,思考的,好奇的……不過卻有一點是相同的——眉眼帶笑。

 

同類文摘

彩票开奖安徽25选5开奖结果 哪个顺风车软件司机赚钱多 eve异常死亡那个赚钱 广东河源百搭麻将 武汉琴行赚钱吗 全民欢乐捕鱼外挂 顾着赚钱白话 黑色沙漠贡献度该怎么用赚钱 李逵劈鱼作弊器 目前只有餐饮行业赚钱吗 微乐龙江麻将苹果手机 淘货源如何赚钱 时间财富网加盟赚钱吗 乐购彩票网址 明星靠收视率怎么赚钱 天龙八部2在里面怎么赚钱之道 万赢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