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蘇曼嚴斌的小說非凡天驕在線閱讀

非凡天驕

時間:作者:柒夜來源:zzy

非凡天驕在線免費閱讀主角是蘇曼嚴斌的最新小說由柒夜寫的,非凡天驕免費在線閱讀:身負巨債,走投無路,我被迫成為百億集團的傀儡總裁!白天我是人見人懼的冷面總裁,晚上我是冷血女人的提線木偶,看著權力和金錢在我面前徘徊,這遠遠不夠,我要掌控!掌控這個百億巨輪,掌控這個冷面女人,我不要再做提線木偶!...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第1章 重金求子

我第一次見到蘇曼的時候,她開了一輛白色小轎車。

我顫抖著雙腿坐進她的車,她一直平視前方我也不敢偷瞄,直到車子開進了城市邊緣的別墅區。

車停在了其中最大的一棟的附近,而后領著我進了門兒。

一路上我兢兢戰戰地,這是我最后的機會。

若是成了,我就能夠掙脫出這痛苦的泥沼,擁抱有奮斗希望的生活。

只是我想不明白,這么一個美女,還需要重金求子嗎?

就算不給我,我想我也是相當樂意幫她這個忙的。

只要她一句話,恐怕有大把的男人。

難道,是有什么隱疾?比如,艾滋花柳什么的。

想到這里,我有些驚恐。

只是,橫豎是死路一條,不如牡丹花下死!

“進來吧。”她的聲音聽上去極度疲憊。

我連忙跟著她走進去,仰望著這么一棟豪華別墅,我有些望而卻步。

這樣的房子,恐怕是我這樣的人一輩子都不能奢望的。

別墅的大門是兩扇大木門,像我這樣的也不懂是什么木頭,只看得出來那上面雕刻的龍鳳栩栩如生。

一聲酸牙的開門聲響起,我緊張地搓了搓手。

我有點期待,不光期待重金……還有點期待求子……

我跟著她走進去之后,她又一把將門給關上了。

“我叫蘇曼,先認識一下吧。”

她脫下外套扔在沙發上,輕啟紅唇開口道。

我頓時一愣,這么直接?

“哦哦。”

我猶豫了一下,我開始脫上身的衣服。

“你干什么?”蘇曼眉頭一皺,轉過臉去。

我手上動作一僵,難道她不是想要驗貨?

我連忙把扯到脖子上的衣服重新套回身上,看著她臉上慍怒的神情忐忑不安。

蘇曼揉了揉眉心,我看著她白皙如羊脂玉般的細長手指咽了口唾沫。

這樣的極品女人,難道真的是我能染指的嗎?

她嘆了一口氣,在客廳沙發上坐了下來。

“坐吧。”

她指了指她對面的位置,我點點頭,半邊屁股坐了下去。

“先把這個簽了。”

蘇曼取出一張A4紙和一根筆,推到我的面前。

我取過一看,險些一口血噴了出來。

這是一份協議,簽協議我是能理解的,可違約金也太離譜了。

而且,上面還有一些奇怪地條例。比如,完全服從她的安排,照她的指令行事。

這種事情,不都是一次性的功夫嗎?難道她還想細水長流?

“這個金額,寫錯了吧?”

我手不停發著抖,小心翼翼地問道。

蘇曼搖了搖頭,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面,給了我沉重的壓迫感。

“只要你管好自己的嘴,乖乖聽話,違約金再高對你來說也是無所謂的。”

我思索片刻,點了點頭,一把拿起筆在保密協議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我看到她松了一口氣,似乎對我簽不簽還是有些緊張的。

我有些不解,以她的姿色和財力,大概是不會缺男人的。

“簡單說一下吧,我不在乎你之前是干嘛的,也不在乎你是什么樣的人,我只要……”

蘇曼似乎是在斟酌著用詞,慢慢地說道。

“我知道,你只要兒子,對吧?”

她擺了擺手。

“那只是一個幌子,我要的是,你來扮演我的丈夫。”

第2章 協議

我一下子愣住了,要我來扮演一個丈夫?

腦子一下子宕機了,半晌轉不過來。

“我……我有點不太能明白你的意思。”

她想了想,說道。

“簡單跟你說吧,我丈夫是一家集團的總裁,我是他的妻子。現在他得了重病,不治而亡了。”

我驚恐不已,各種謀財害命的橋段在我腦海中閃過。

差一點,我就掏出手機報警了。

不過,在我掏出手機前,她便從桌子抽屜中抽出一疊病例摔在我面前。

“這是他在國外醫院的病歷和記錄。”

我拿起桌面上那一本厚厚的病例,一頁接著一頁地翻著。

不是我看得快,而是全部都是不知道哪國語言的文字,我一個字都看不懂。

“那為什么要我扮演你的丈夫?”

這個事情,似乎越來越離奇了。

以我不太聰明的腦袋瓜子,實在是一時無法消化過來。

“今天的事情,不管成或不成,我不希望傳到第二個人的耳中。”

蘇曼盯著我,眼神中滿是警告的意味。

我有些后悔了,這種豪門之間的糾紛,不是以我的身份能夠參與進去的。

她似乎陷入了痛苦的回憶中,仰著頭眼眶微紅,良久才開口。

“我丈夫是天凌集團的總裁,也是天凌集團董事長的兒子。”

我心中頓時掀起萬丈巨浪,駭然不已。

要知道,天凌集團可是我們市里面最大的集團,所涉及的產業涵蓋房地產、醫藥、食品、娛樂……

再加上每一年天凌集團都會給慈善基金會捐贈一大筆資金,更是官方眼里的明星企業。

想到這里,我忍不住打斷了她。

“他死亡的消息,沒有人知道?”

這樣的人物不治身亡,不應該沒有人知道這個消息的。

“這些你不需要知道!”

蘇曼突然聲色俱厲,臉上露出一抹令我心驚的憤怒。

我頓時了然,定是得了什么難以啟齒的病。

“所以,你要做的就是假扮成他,按照我的命令辦事,能做嗎?”

我有些猶豫,像天凌集團這樣規模的企業就是個龍潭虎穴,我這么一只小羔羊要披上虎皮裝老虎,說不定一個不小心就被吞得連骨頭都不剩。

“我長得跟他很像?”

她看著我的臉,點了點頭。

我仍在猶豫,那女人伸手打開包從中抽出一張銀行卡。

“這里面有五千萬,你若是答應了,這張銀行卡就是你的了。”

我的心肝猛地一顫,我可不認為,我這條命值五千萬。

不過,有錢還得有命花才行。

可若是不答應,母親怎么辦?

“行,我干了!”

我咬牙道,伸手要去接她手中的銀行卡。

蘇曼卻眼疾手快地收了回去,彈出一只纖細手指在我面前搖了搖。

“你得先去體檢,體檢沒問題,才能把錢拿走。”

說完,她便起身徑直朝門外走去。

我茫然地站了起來,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還好,不久后一個傭人打扮的胖女人把我從窘境中拉了出來。

胖女人帶著我七拐八拐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我確認這里不是什么醫院,卻設備齊全,上完各種設備之后沒多久,醫生就把報告送到了胖女人手上。

她仔細地看過體檢報告后,滿意地點了點頭。

“除了有些營養不良,其他都沒有問題。”

她從頭到尾不停地打量著我,讓我心頭有些發毛。

除此之外,她還時不時說一些奇怪的話。

“太像了,真的太像了!”

難道,我真的跟那個天凌集團的總裁那么像嗎?

第3章 醫院風波

胖女人把我帶回到了別墅中,此時,別墅客廳的桌面上多了厚厚的一摞書。

“這些書,是小姐整理出來的。最上面這本是小姐親手寫出來的,是嚴斌的一些生活習慣和特點,你要牢記于心。其他的書,是嚴斌所掌握的技巧和知識的專業書籍,一個月內你也要完全掌握。”

我頓時有些瞠目結舌,這么一摞書,讓我一個月內全部都記住掌握?

“不管你用什么辦法,必須得做到,因為一個月后,就是嚴家的家庭會議!如果你沒有做到,你和小姐,都會粉身碎骨!”

實話實說,在真正面對未知兇險的未來的時候,我慫了,想退縮了

可我協議已經簽了,母親還在等救命錢,我沒有選擇的余地。

我用力地點了點頭,伸出手掌。

“給我錢。”

胖女人摸出那張銀行卡,拍在我的手上。

我接過卡的時候,手心全都是汗,不停發著抖。

“密碼是你身份證后六位。”

我驚愕地抬頭看著她,難道這么短時間內,她們把我的背景甚至身份證號都查得一清二楚了?

迫不及待,我想看看卡里的余額。

但我身上,只有一部老人機。

胖女人似乎看出我的窘迫,在包里掏出一個真空透明塑料袋,里面是一個錢夾和一部手機。

我打開塑料袋,從中取出手機和錢夾。

第一時間,開機,打開網上銀行輸入銀行卡號和密碼。

密碼錯誤。

我皺起眉頭,警惕地盯著胖女人。

難道,這是一個針對我的騙局?

可我除了這具身體,還能有什么值得騙的嗎?

胖女人不語,只是微笑看著我。

難道是我輸錯了?

我強迫自己鎮定下來,穩住發抖的手重新輸入密碼。

依舊錯誤。

此刻,我心里一陣一陣地發慌。

不對!

靈光一閃,我連忙打開錢夾,從中抽出嚴斌的身份證,輸入了他的身份證后六位。

余額,50,000,000。

在看到這個龐大的數字這一刻,我認定了一件事情。

我是嚴斌,嚴斌就是我。

我狂喜不已,長這么大,我從沒見過這么多錢。

“行了,接下來你就在別墅里面好好看書吧。”

說完,胖女人就要離開。

我連忙追上去,生怕她把我鎖在這里。

“我要先去醫院一趟!”

胖女人皺起眉頭,似乎不想我離開這里。

“從你簽了協議之后,你就不是你自己了,還不明白嗎?”

我搖了搖頭,堅定地盯著她。

“我母親,還在醫院里面等我!”

胖女人皺起眉頭,神色有些不耐煩。

“若是露餡了,你和你母親,都得橫尸街頭,你知道嗎?”

胖女人深深看著我,可我眼神沒有半分的退縮。

良久,她嘆了一口氣。

“你安心待著吧,你媽那邊,我讓人去照顧她。”

也許對她來說,這已經是很大的讓步了,可我依舊搖了搖頭。

“這一次我必須得親自去,以后我盡量少去便是了。”

她拗不過我,最終還是放我離開了。

坐著她的車離開時,我分明看到別墅里一隊黑衣保鏢正守在大門外。

我坐在汽車后座上,閉上了眼睛心緒紛亂不已。

很快,汽車在醫院門口停了下來。

路上,胖女人沒有問過我目的地。

我沒有感覺驚訝,連忙推開車門一把竄下車奔進醫院里面。

我坐著電梯直上六樓,一走進走廊,一股怒火頓時直涌心頭。

我看到了,幾個護士推著母親的病床到了走廊,連推帶攘地將我母親往床下趕。

這個無助流淚地女人,是獨自養育了我二十年的母親!

“給我住手!”

我沒法看到我此時的樣子,可我覺得,此時我的神色應當是可怖至極的。

二十年來,我受過很多欺負和侮辱,但從沒有一次如現在這般憤怒。

那些護士抬起頭來,看到我的樣子似乎被嚇到了,手上動作一滯。

“你……你是她的兒子?”

我點了點頭,腳步沉重地走了過去。

“那正好,趕緊把你媽帶回家去,沒錢治什么病?”

那護士也回過神來,眼中流露出鄙夷地神色。

也許在她看來,像我這樣的人,即使再憤怒,也無法把她怎么樣。

只是,匹夫一怒,尚可血濺三尺,更何況我已經今非昔比了。

“把我媽扶回病床上去。”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心中沒有一點波動,似乎自己成了一個沒有感情的冰冷機器,連自己都感到有些驚訝。

“不可能!你們這些社會的蛀蟲,沒錢還想治病?趕緊滾蛋,要死回自己家死去!”

聽到那護士的話,我怒火沖天,沒有一絲猶豫地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臉上。

打完,我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掌。

我似乎變了,若是從前,面對這樣的話也許我連一句話都不敢反駁。

那護士捂著自己一片鮮紅的臉,盯著我的眼神滿是不敢置信。

“你居然敢打我?”

我有些遲疑,可看到我母親的樣子,我徹底拋開了心頭的雜念。

“你可以罵我,但你不能罵我媽。”

那護士冷笑著,從護士服口袋中掏出手機。

“你個鄉巴佬,敢打老娘!老娘要報警抓你!”

走廊上的動靜不小,終于把醫院的領導可招來了。

只見,一個中年男人帶著幾個醫生還有保安走了過來。

“怎么回事?”

那中年男人皺眉問道,我看到他胸口的牌子上面寫著主任醫師的職稱。

那護士頓時臉上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哭得梨花帶雨地,哭訴著我的罪狀。

在她的口中,事情變成了她“請”我母親離院,而我不但不交醫藥費,還百般無理取鬧。

差點,連我自己都覺得我是一名職業醫鬧。

果然,那主任醫師臉色一沉,神色不善地盯著我。

若不是我剛拿到了五千萬,還真是不敢直面這個主任醫師。

彩票开奖安徽25选5开奖结果 梦幻西游怎么赚钱偷卡 广东腾讯麻将旧版官网 云监测 百度最新手机挂机赚钱 单机捕鱼免费版 下载广东麻将游戏四人麻将 做传媒什么最赚钱 如何利用房贷赚钱 三国麻将无双2安卓 梦幻西游代跑镖赚钱吗 酷彩娱乐首页 皮皮虾社区搬运视频赚钱 在监狱赚钱 名门彩票网址 赚钱是检验男人是否成功的标准 阅美讲师怎么赚钱 自动阅读看新闻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