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成婚傅少嬌妻甜甜噠全文免費閱讀傅梟寒傅諾by月初小懶小說完整章節

一紙成婚傅少嬌妻甜甜噠

時間:作者:月初小懶來源:zsy

一紙成婚傅少嬌妻甜甜噠全文免費閱讀一紙成婚傅少嬌妻甜甜噠傅梟寒傅諾by月初小懶是一本豪門虐情小說完整章節完本:一朝逃婚,她成了眾矢之的。殊不知逃不出他的手心……“傅梟寒,你放開我,我不要和你私奔!”男人放下報紙把傅諾摟在懷里,“乖,不是私奔,是結婚。”...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一紙成婚傅少嬌妻甜甜噠全文免費閱讀傅梟寒傅諾by月初小懶小說完整章節:

第八章澆冷水

“諾諾!”米倩倩驚呼,她趕緊拿毛巾替傅諾擦拭。

傅諾渾身滴答著水,她拿過米倩倩手里的毛巾抹了把臉,看看面前堆滿垃圾的床鋪,再聽著身后的惡意嘲笑,一股怒火竄了起來!

撿起地上的水桶猛地就朝身后人砸了過去!

笑聲戛然而止!

一聲慘叫!

“傅諾你神經病啊!”其中一個女生捂著被刮傷流血的額頭,尖叫起來。

傅諾看也沒有看她,視線落在旁邊那個女生身上,冷聲問道:“你也要試試嗎?”

“你……”兩個女生都被傅諾的舉動嚇得呆住了。

等她們反應過來要反擊的時候,傅諾已經放下了水桶,將一旁的板凳提起來。

“還沒完嗎?”傅諾的視線冰冷,身上的水也沒有流盡,看起來活脫脫的瘋子。

這下兩個人徹底嚇懵了。

俗話說兔子急了還咬人,她們倒是擔心起傅諾要是真的瘋掉了,指不定會做出什么事情來。

兩人再多的不甘也只能吞到肚子里。

米倩倩也有點懵,但今天這兩個室友的所作所為確實太過分了,她看向渾身濕噠噠的傅諾道:“諾諾,你趕緊換身衣服。”

傅諾點點頭,她先將床鋪的垃圾收拾掉,然后進衛浴間沖澡。

今晚床鋪是肯定睡不了了,她得和米倩倩擠一張床。

到晚上的時候,米倩倩感覺傅諾有些不對勁,摸了摸她的額頭。

溫度有些不正常!

她心里一慌,推了推傅諾,傅諾毫無反應。

米倩倩緊張地叫了幾聲:“諾諾!”

另外兩個室友憋了一肚子火,這時候心煩得很,聽著米倩倩沒完沒了地叫傅諾,她們不耐煩地吼道:“米倩倩你有病啊,叫魂啊!”

“傅諾發燒了!”米倩倩怒目瞪向她們。

“要不是因為你們澆冷水,怎么會這樣!”

聽到傅諾發燒,另外兩個室友竟然覺得竊喜,故作腔調說:“是她自己身體不好,果然千金之軀嬌貴的很,管我們什么事。”

“就是啊,我們就是洗冷水澡也不見得我們發燒啊。”

“你們……”米倩倩氣得說不出話。

當務之急是把傅諾送到醫院。

現在這個時間校醫院已經關門了,傅諾燒得有很厲害,普通小診所肯定是不行的。

米倩倩急得要死,看向傅諾的手機,用傅諾的指紋解了鎖。

點開通訊錄,就看見“A傅梟寒”……

市中心醫院。

傅梟寒滿臉陰沉,哪怕那張臉再清雋,此時此刻也沒有人敢多看他一眼。

林特助和米倩倩在角落都瑟瑟發抖。

米倩倩以前聽傅諾說起過家里有位三叔,長得驚為天人,但是!

她沒說這位三叔的脾氣也驚為天人啊!

嗚嗚~她想回家~

“到底怎么回事?”傅梟寒看向米倩倩,深邃眼眸里閃爍的光芒頗為冰冷,聲音更是令人如至冰窟。

今天下午她給他打電話,當時還好好的!

“是……”米倩倩此刻欲哭無淚,娃娃臉掛滿委屈害怕。

奈何從來沒有人能拒絕回答傅梟寒的提問,米倩倩在那雙漂亮卻冷漠十足的眼睛的注視下,咬咬唇,怯怯地將今天傅諾在學校的遭遇講了出來。

說完,傅梟寒的神色更沉了。

“boss。

”林特助顫巍巍地出聲,雖然他很不想在此刻刷存在感,但是他覺得要是自己不及時反饋的話,會死的更慘。

傅梟寒看向他,一個冰冷的眼神,林特助立馬繼續說下去。

“圍博熱搜。

”時刻準備被炒魷魚的林特助鼓足勇氣將手機遞到傅梟寒面前,“關于小姐的,boss你要不要看看。”

傅梟寒眉梢微揚,林特助趕緊點開,捧到傅梟寒眼前。

#江可琪怒扇傅諾#的字樣高高地掛在熱搜第一。

點開看,是長達十幾分鐘的視頻。

今天傅諾和江可琪的爭執,有人在現場錄了下來!

起初,視頻里的傅諾被所有面帶鄙夷的人包圍著,看起來孤立無援,被江可琪厲聲斥罵著。

忍氣吞聲的樣子,令傅梟寒的心臟微縮。

再往下看,米倩倩沖出來維護傅諾,和她站在一起,緊接著為了不讓米倩倩受牽連,傅諾站出來反駁。

而視頻的最后,米倩倩說傅霜霜和江可琪平日就喜歡欺負傅諾。

此時傅梟寒的怒氣已經蓄到某個爆發的指數。

底下的長評吸引了他的注意。

“傅霜霜和江可琪欺負傅諾整個A大都知道,傅澄和傅諾關系好,A大也都知道,我當時還納悶傅澄為什么會和欺負自己妹妹的江可琪訂婚,是被傅家逼的吧,要說傅家……嘿嘿,當年分家的事鬧得人盡皆知,傅齊山和薛佳荷都把自己親弟弟逼到國外去了,怎么會突然好心給傅澄訂婚呢?”

點贊數還不少。

傅梟寒緊皺的眉頭微微舒展,看向林特殊,冷聲道:“你知道該怎么辦了。”

林特助小雞啄米似地點頭,這時候不輿論造勢替傅諾澄清一下,更待何時?

于是網絡就涌起一波目擊者,認證當初江可琪如何欺負傅諾,傅澄如何討厭江可琪。

一時間大家紛紛都質疑其傅澄為什么要和江可琪訂婚。

如果如網絡上說的,傅澄很討厭江可琪,卻被逼著訂婚,似乎逃婚這件事情,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傅諾醒來的時候,第一眼看見的并不是病房,而是傅梟寒貼近的俊顏。

她立即瞪大了眼睛,“叔!”

“醒了?”傅梟寒很淡定地坐到身后的座椅,看著蒼白的小臉寫滿驚慌失措的傅諾,慢條斯理地道:“給你換退燒貼。”

說著,他將手里換下的退燒貼丟進椅側的垃圾桶。

傅諾的臉頰微紅。

感覺自己剛剛的反應有點過,好像叔對她做了什么似的。

好丟臉……

她整個人都埋到被子里。

傅梟寒眼里劃過一絲笑意,伸手將被子往下扯了一點,那張因為害羞多了些緋紅的小臉就露了出來,一雙藏著水霧的大眼睛朦朦朧朧地望進他的眼睛里。

“叔,我是不是耽誤你工作了。

”傅諾攥著被角,生病了的嗓子軟軟的。

 

 

第九章 他的溫度

傅梟寒心也跟著軟了,抬手揉揉她的腦袋,長長的黑發就俏皮的翹起幾縷。

“你什么時候才知道要好好照顧自己。

”他的唇角扯出抹無奈的弧度。

“我也沒想到這么容易就生病了。

”傅諾努努嘴,無辜的樣子讓傅梟寒也說不出什么重的話來。

“餓了沒有?”

“有點。

”傅諾點頭。

伸手摸了摸肚子,在半山別墅吃了那頓后,一直到現在連口水都沒有喝過。

她是有點餓,但胃口好像不太好。

“之前讓人給你煮了些清淡的東西,我去看下好了沒。

”傅梟寒說著站起身,他手腕忽地一沉。

垂眸,傅諾可憐巴巴地看著他。

傅諾也不知道為什么,就在傅梟寒站起來的時候下意識地拽住他的袖口。

傅梟寒眼底忽閃起帶笑的碎芒,唇角微勾,弧度頗能迷惑人心,“不想讓我走?”

“不……不是……”傅諾慌亂地要松開手,接過被反握住。

溫暖那只有力的大手傳來,她的手心能感覺到他指尖長年敲鍵盤而微微生出的繭,而他的掌心干燥柔軟,安心又讓人……依賴。

她很清楚自己在傅家的地位,所以親情對她是一種渴望。

也從來沒有人,給她真正的溫暖。

哪怕是爺爺,或者是傅澄。

因為她總要跟他們保持距離的,不敢依賴他們,因為她知道他們早晚要離開自己,傅澄更會有自己的家庭。

她也一直很懂要和傅澄有什么樣的距離,以免招來誤會。

而此刻從傅梟寒手心傳來的那種溫暖,竟然會讓她產生一種依賴,想要緊緊地抓牢……

等等!

她在胡思亂想些什么!

依賴個屁啊!

這是叔!三叔!

她腦袋突然閃過一道光,等會兒,她對長輩依賴一下,好像并沒有什么問題。

為什么她的反應要這么激烈?!

從手驀地傳來縮緊的疼痛感,她看向還攥著自己手的傅梟寒。

“在想什么?”

在想你為什么還不松手!

傅諾咕咚咽下口唾沫,整間病房里只有她和傅梟寒,氣氛怎么感覺有點微妙。

就在此刻——

砰的一聲病房門被推開,頂著亂糟糟雞窩頭的傅澄就沖了進來。

“傅諾!你沒事吧!”

傅諾宛如觸電似地趕緊把手從傅梟寒手里抽回來。

那股溫暖消失,她心底一絲不易察覺的失落溜走。

傅梟寒很淡然地將手插回褲口袋,看向焦急不已的傅澄。

傅澄頓感被什么豺狼虎豹盯梢,渾身一個寒顫,才注意到身旁還站個人,“三……三叔?”

“嗯。

”傅梟寒頷首,偏過頭看傅諾不再看傅澄。

傅澄咽口唾沫,他怎么感覺三叔有點不太高興。

“三……三叔,你怎么在這?”說實話,傅澄還是有點怕傅梟寒的。

傅梟寒很早就去了國外,多年跟他們的關系也一向很淡漠。

而且傅梟寒給人的感覺就很高冷……可遠觀不可褻玩焉,傅澄在他面前,不敢造次。

“只是來看看她。

”傅梟語氣淡淡,聽不出有什么情緒,“既然你來了,那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多陪她一會。”

“噢,三叔再見。

”傅澄愣愣的說。

直到聽不見傅梟寒的腳步聲,傅澄才開口,“諾諾,你什么時候跟三叔這么熟了?”

“也不是很熟……他不是咱們的叔嘛!”傅諾沒好氣道。

“是么……”

“那天他剛好撞上傅齊山在罵我,制止了一下,可能又聽說了我的事才來看我的吧……”傅諾的聲音越來越小,心里也沒什么底氣。

鬼使神差的,她并不想讓別人知道,她真的跟傅梟寒“很熟”。

她還在悵然若失剛才從她手心里溜走的溫暖,這一絲綺想讓她覺得發慌,不敢深想。

“諾諾,你沒事吧?”傅澄這時才坐到傅諾的病床邊上,看著病床上臉色蒼白的傅諾,他還是止不住的心疼和內疚。

“哎呀,只是發燒而已嘛,你們太小題大做了。

”傅諾笑笑,她一笑,傅澄才覺得內心安定些,起碼有些平時活力滿滿的樣子了。

“對不起,諾諾,都怪我,明明是因為我,卻弄得你倒霉……”傅澄無比愧疚。

“傅澄,在傅家只有你是真心對我好,這次事關你的終生幸福,如果我坐視不理,那我成什么人了?”

她傅諾可不是忘恩負義的白眼狼!

“諾諾,謝謝你。

”聽了傅諾的話,傅澄的心里也覺得很有底氣。

雖然在傅家他們兩人都是夾縫中求生,但至少還有彼此對的真心,所以,傅澄才會覺得分外溫暖,這份真心來之不易。

“好啦,事情已經發生了,我相信風波很快就會過去的。

”傅諾努力微笑,不想讓傅澄為自己擔心。

雖然她在A大已經基本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畢竟江可琪哪會這么輕易放過她,早把她加上了蠱惑自己親哥哥,不要臉小三的人設。

大家對于第三者不會寬容,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第二天,傅諾的燒退了,就立馬回了學校。

本來也沒必要這么趕,只是馬上就要期末,而且又是大三了,這次的期末考試很重要,關系著實習推薦。

傅諾雖然是傅家千金,但是在傅家的地位水深火熱,根本就不可能指望傅家給她安排什么好的資源和機會,只能自己爭取了。

回到學校,第一個見到的還是米倩倩。

米倩倩一看到傅諾就沖上來抱住她,“諾諾!你終于回來了!你知道嗎,這一天一夜學校里可熱鬧了!”

傅諾被米倩倩這么一抱覺得呼吸都有點不通暢了,“你你你快放開我!勒死我了!”

米倩倩趕緊松手,不好意思的吐吐舌頭,“對不起嘛!”

“你剛才說學校里熱鬧……是怎么回事?”傅諾有些好奇。

她一晚上都在醫院里兩耳不聞窗外事的,當然不知道A大里都發生了什么。

“什么?”米倩倩有些驚訝的瞪大了眼睛,“你作為事主居然不知道?”

說著,米倩倩就打開了手機,給傅諾看圍博上的新動態。

傅諾記得,上次看圍博,還是她和傅澄“私奔”被炒作上頭條的時候。

那時候全網對她無情開罵,雖然在這個故事的真相中,她只是一個無辜的“路人”罷了。

但是輿論不會在意這些,大家只相信八卦。

 

同類文摘

彩票开奖安徽25选5开奖结果 dnf刷远古材料赚钱吗 捕鱼大富翁安卓版 头条投稿 赚钱 安卓下载全民麻将 开游戏直播怎么赚钱 天津赖子麻将 可口可乐经销商赚钱吗 98彩票群 对公账号赚钱方式 盛世皇朝首页 模拟人生4 园艺赚钱 很懒怎么赚钱 彩票宝群 现在有什么软件能赚钱吗 兴趣爱好不应该是赚钱 聚乐彩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