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妻有點兇完結版在線閱讀楚芷蔓霍程顥小說

佳妻有點兇

時間:作者:曼新新來源:zsy

佳妻有點兇免費章節完結版在線閱讀楚芷蔓霍程顥小說佳妻有點兇是作者曼新新寫的一本精彩作品:若有人問她,遇到一個徹底拿住自己的人到底是什么感覺,她絕對大嘴巴子扇過去:自己去試試就知道了!喪心病狂啊,好好的意氣風發我行我素,突然之間變成了被這個男人吃定,這簡直就是一出人間悲劇。“嗯?你確定是悲劇?”他瞇眼。“咳咳咳,不不不,我開玩笑呢。”某人傻笑著后退。吶,這就是被徹底拿住的悲催境地吧!...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佳妻有點兇》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十章:尋死的念頭

“我們那天真的只是路過!”

手下開口說道:“我覺得他們不懂事,開始吧!”

很快那群社會小伙就受到了毆打。

真正感受到了疼痛的滋味。

悲痛的慘叫聲流傳在四中。

終于他們受不了了,開始求饒。

“大哥你就放了我吧,我真的什么都不懂呀!”

“求求你了,大哥!”

……

這些話語手下都已經聽慣了,自然不會把它們放到心里去。

終于在這其中一個懂事的人說道:“我說真話還不行嗎?不要再繼續打下去了,我把我知道的全部都說出來!”

手下看到這個人如此識時務,這才放棄了對他的繼續毆打。

旁邊的那群保鏢也停了下來。

用一種威嚴的目光看著這群社會小伙。

“其實我們那天就是被人派到那個地方去的!我們的老大給了我們一些錢,就把我們送到那個地方,配合他們完成了一些簡單的事情!沒想到給我們惹了這么大的麻煩!”

手下原本以為這件事情是本案的重要者,卻沒有想到他們也只不過是一群小頭目。

在他們上面還有更加重要的人。

他們這種人類似于傀儡,是最低層幫別人做事的。

將這群社會小伙控制了起來。

手下非常清楚接下來他們肯定還有其他的利用價值。

很快就從他們的嘴里打聽到了所謂老大的身份,對此事繼續進行調查。

手下每天都會向霍程顥匯報今日的情況。

今天自然也不例外,將這件事情匯報了上去。

“今天我查到了幾個小頭目,這算得上是這一個星期以來最大的進展了!我還會繼續下去的,我覺得真相不遠了!”

兩個男人之間只有簡單的溝通。

霍程顥聽完這件事情之后,果斷的掛斷了電話。

此時外面早就已經是深夜。

萬家燈火照亮了黑夜。

霍程顥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外面的風景。

心情莫名其妙的悲涼了起來。

最近遇到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霍程顥想到了楚芷曼。

一想到這件事情,整個人的情緒就更加的低下。

眼眸之中的那束光暗淡了下來。

也不知道楚芷曼什么時候才能夠恢復身體?這一次的重傷很明顯傷及身骨。

霍程顥并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等多長時間。

“不管多長時間,我都要繼續等下去,這是我的女人!”霍程顥在嘴邊喃喃地說道。

不管接下來的路有多么險峻,霍程顥都會堅定的走下去。

要看著楚芷曼身體慢慢的恢復。

手下這邊的調查還在持續進行。

通過那幾個小頭目,知道了背后的老大。

對這個老大去進行研究。

所以我的精氣神全部都凝聚在了這個老大身上。

開始花錢去向他人詢問關于這個老大的行蹤。

同時也去找一些關系,希望能夠查到這個證人此時此刻身處何方。

這件事情花費了相當之大的功夫。

錢已經花出去了不少,可關于這個人的消息始終就是那么幾個。

這個證人就好像是在這個世界上憑空失蹤了一樣。

之前經常在這個圈子里晃蕩,而現在就連最基本的消息都聽不到了。

這個人的失蹤大大的增加了此次事件的難度。

接下來應該怎么下去,這對于調查此事的人來說是一個大大的問題。

每一步都不同以往。

可能你一不小心就會落實關鍵性的證據。

后面再次去到了案發現場。

發現了案發現場一個較為隱秘的監控。

那個地方的角度很好,當時所有的一切應該都被拍攝到了。

“這個監控當時都沒有發現!看來很有必要去調查一下!”

之前手上所持有的監控視頻是一家商戶的。

那個監控很明了,安裝在一樓的店面。

能夠拍攝到的只有一些后沿人員的照片。

角度并不是很好。

而這一次無意之間查看到的這個監控是在附近居民樓的二樓。

從案發當時的地點朝二樓的居民樓看,剛好能看到全貌。

“當時應該沒有人留意這個監控!畢竟在二樓的地方!”

很快他們就對其進行拜訪。

希望那家業主能夠把當時的監控視頻給予。

可那家業主卻突發狀況。

儲存監控視頻的U盤在那天莫名其妙的壞掉了。

逐漸多了層層迷霧。

就在每次快要找到真相的時候就會被別人惡意的阻撓,不是證人失蹤,就是證據消亡。

真正的幕后之人到現在都沒有找到。

手下這邊調查的角度逐漸慢了下來。

并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對此事進行切入。

醫院這邊卻下了病危通知書。

大致的說明了楚芷曼現在的一些情況。

楚芷曼現在對于生意已經沒有太大的渴望了,覺得死才是她最大的解脫。

疼痛一直蔓延在心上,哪怕就是輕輕的動一下,也能夠感受到劇烈的疼痛。

傷口就那樣被拉扯著。

為了避免那些疼痛,只能夠躺在床上。

那天就是看著天花板發呆。

生活最基本的自理都不能。

“就這樣的生活,干嘛還要讓我活下去呢,這根本就是浪費社會的資源!你們就讓我解脫吧。”

醫護人員聽到了很多楚芷曼消極的話語。

發現了這其中的問題,向家屬這邊反映了楚芷曼的態度。

霍程顥聽到這件事情之后,瞬間就緊張了起來。

楚芷曼此時已經產生了輕微想要尋死的念頭。

沒有任何的求生與支撐著,很有可能發生其他的問題。

如果周圍沒有人看守著,說不定就會動用所有的力量拔下氧氣管,撕開傷口讓其感染。

“周圍不可能沒有人守著的,這樣的情況絕對不可!”霍程顥驚恐的說道。

對此事很快就展開了行為。

霍程顥一開始想要讓一些護工在周圍,可最后實在是放不下心。

選擇了自己親力親為。

就這樣日日夜夜守在楚芷曼的身旁,楚芷曼說出那些消極話語的時候,第一時間站出來進行安慰。

“活下去難道不好嗎?你就不要再想那些了,現在我在你的身邊!你還是乖巧的躺著吧!”霍程顥溫柔的說道。

這個男人脫下了對外界的那層面具。

對于楚芷曼不經意的表露心底的溫柔。

 

 

第十一章:探望

看著病床上的那張熟悉的臉龐,楚芷柔的心頭一緊:芷蔓對不起,是姐姐沒有保護好你才讓你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楚芷柔自責的想著,絕美的臉頰上瞬間落下兩滴淚,還沒等她繼續說下去,病房的門馬上就被推開了。

“楚女士,您已經在這里呆了一天了,也該回去休息了。

”一個面容姣好的年輕護士滿臉尊敬的說道。

畢竟楚芷柔從她妹妹出事之后就一直在病床旁守著,中間也很少吃東西,大家都怕還沒等楚芷蔓醒過來她就先暈了。

一旁還沉浸在悲傷中的楚芷柔聽見她們要自己離開,眼里馬上就蓄滿了淚水,她滿臉天真的看著站在門口的護士,小心翼翼的說道“不要嘛不要嘛,我哪里都不想去,只想在這里陪著妹妹。”

護士看著她強忍著眼淚的樣子,心里不由得一軟,她也有個愛生病的妹妹,所以她總是會在楚芷柔的身上看見自己的影子。

剛準備松口讓她在這里呆一會的時候,眼角的余光突然看見楚芷柔眼睛下面遮不住的烏青,心里不由得一橫。

“不好意思啊楚女士,您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病人也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來休養身體。”

興許的護士的語氣太過于強硬,所以即使楚芷柔再怎么不愿,也聽話的起身,給楚芷蔓掖了掖被子,這才依依不舍離開了病房。

“你怎么還在這里呀?”看著不知道何時站在門口的霍程顥,楚芷柔的心一沉。

“我來看看她。

”說完,霍程顥的目光就投向了病床上昏迷不醒的人身上。

楚芷蔓見了,臉上只是勉強的一笑,然后叮囑道“那我妹妹就拜托你照顧了喲,我明天一定會準時過來的。

”說完,她又看了一眼楚芷蔓,隨即快步離開。

楚芷柔不知道的是,當她離開病房的時候,原本霍程顥注視著楚芷蔓的眼神,瞬間就看向了她,眼里滿是復雜。

……

第二天一大早,楚芷柔帶著一束開的正艷的向日葵,卡著醫院上班的點,準時的坐在了楚芷蔓的病房里。

她進來的時候并沒有發現霍程顥的身影,這讓楚芷柔的心里放松了許多,她把鮮花插好后就把門虛掩著,然后安靜的坐在病床旁,默默的從隨身攜帶的包里拿出了一本故事書。

“芷蔓啊,你看看姐姐今天給你帶什么來啦?是你小時候最喜歡的故事書喲,姐姐記得拿最喜歡聽《海的女兒》了。”

說完,楚芷柔就輕輕的翻開那本書的扉頁,然后輕聲的將故事一字一句的朗讀出來。

窗外陽光明朗,樹影婆裟,偶有幾陣微風吹過,瞬間將向日葵的香味灑滿整個房間。

“她深深地愛上了王子,為了愛情,她愿意犧牲生命。

后來,王子也無所顧慮地接受了她的愛情。

”讀完故事之后,楚芷柔輕輕的將書本合上,然后看著妹妹蒼白的面容,心里滿是酸澀。

“芷蔓,你一定不能放棄自己啊,姐姐只剩下你一個親人了,萬一你再有什么三長兩短,那姐姐的余生都沒了動力啊。

”說完,她的臉頰劃過兩行滾燙的淚滴。

若有旁人在場,一定會訝異楚芷柔的話,因為這些根本就不像一個智力只有七歲左右的孩子會說出來的話。

哭了一陣之后,楚芷柔的心里好受了一些,她走到病房外,再三確認沒人在門口、也沒有人會進來之后,這才小心翼翼的關上了病房門,然后坐到楚芷蔓的旁邊,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

“芷蔓,你還記得嗎?小時候你特別喜歡小兔子,每次路過寵物店的時候你就挪不開雙腿,可是呢你就是不愿意說,就憋在心里……”

楚芷柔說著,臉上浮現了一絲寵溺的笑容。

“當時呢,阿姨就問你,你喜不喜歡兔子,要不要買一只,姐姐以為你會說你喜歡,結果呀,你只是低下了頭,然后默不作聲,阿姨見了就連忙給你買了一只,結果你帶回去之后,每天都跟兔子一起吃飯、睡覺,連我這個姐姐也不要了,當時我就覺得:呀,我這個妹妹不會是兔子變的吧。”

說著,楚芷柔不禁笑出了聲,她抬手輕柔著楚芷蔓的頭發,就像當年她輕撫兔子的模樣。

“還記得嗎,六歲的時候你開始換牙,你的第一顆牙是吃麥芽糖的時候掉的,因為那個糖很黏,你用力的一咬,門牙就跟著糖一起掉了,當時你還因為麥芽糖是吃牙齒的怪物呢,當時一連過了好幾年,你才走出了麥芽糖的陰影。”

病床旁,楚芷柔還在不停的講著楚芷蔓小時候發生的趣事,腦海里卻不斷的浮現出昨天晚上護士對她說的話。

“楚女士,您這一天天的過來看也沒什么效果,我這里倒是有一個辦法不知道對楚芷蔓女士的病情有沒有幫助,就是我之前在一個江湖術士那里聽說,要想挽救一個人的求生欲.望,那就對她說一些美好的事情,比如小時候發生的趣事……”

“咯吱”門口傳來了一聲輕微的響動,但是由于楚芷柔太過于認真,并沒有發現自己身后不知道什么時候站了一個人。

“芷蔓,你一定不要放下求生的意志啊,姐姐……真的只剩下你一個可以依靠的親人了,再說了,我們還要去找秦若冰算賬呢,況且你不是說了,別人越是看你不順眼,你就越是要活的好好的……”

說著說著,楚芷柔的眼眶又紅了,她剛準備轉身擦一下眼淚,目光卻被一旁的黑色衣角吸引住了。

這里什么時候站了一個人?

楚芷柔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的手不自覺的握緊衣角,然后強作鎮定的慢慢轉身。

是誰都可以,千萬不要是他。

楚芷柔默默的在心里祈禱著。

有時候命運就是如此弄人,你越是不想見到誰,誰就會出現在你視線里。

楚芷柔一轉身,就看見了不知何時進來的霍程顥目光復雜的盯著自己,她剛想裝傻,卻又猶豫了:都到現在這種情形了,我又何必在裝下去……

 

第十二章:好轉

楚芷柔發現霍程顥的時候已經晚了,畢竟她根本就不知道他何時出現的。

她的面上先是一慌,不過隨即便冷靜了下來。

“霍先生,我們或許可以談一談。

”說著,楚芷柔便率先往病房外走了出去。

其實,一開始霍程顥發現楚芷柔是正常的時候,心中也是有些許驚訝。

不過像他這樣的人,自然是喜怒不形于色,不會把情緒掛在臉上。

聽到楚芷柔的話,霍程顥幾乎沒有任何猶豫,隨即便跟了上去。

由于是在醫院,楚芷柔怕有心人看到這一幕,所以便在樓梯間等待著霍程顥的到來。

“說吧,怎么回事?”霍程顥率先開口,他有些不明白為什么楚芷柔要裝成一個精神病。

楚芷柔并沒有打算隱瞞霍程顥,畢竟這些天他對楚芷蔓的好,她是看在眼里。

考慮到了這一點,楚芷柔便沒有再猶豫,“如你所想,我確實是一個正常人,不過我有原因不得不這樣,不過我不會傷害芷蔓的,你放心。”

隨著楚芷柔的話音剛落,霍程顥沒有立馬接話,而是在沉思什么。

“你能保證不傷害芷蔓就行。

”霍程顥冰冷的目光直視她,聲音淡淡的。

雖然他不知道楚芷柔為什么要這樣,但是只要不傷害楚芷蔓,那就與他無關。

“嗯,放心吧,我傷害誰,我也不會傷害她的。

”說到這,楚芷柔的眼中有一絲柔軟。

畢竟楚芷蔓替楚芷柔受了那么多的苦,如果她再傷害楚芷蔓,那她就真的不是人了。

在霍程顥說出這話的時候,他就一直在觀察楚芷柔的表情變化。

見她真的沒有要傷害楚芷蔓的意思,霍程顥這才放下心來。

“希望這件事,你能替我保密。

”楚芷柔突然想到,這件事不能被別人知道,這才小心翼翼的開口。

之所以是小心翼翼,是因為她不能保證霍程顥一定能答應。

畢竟他是什么人,憑什么要幫她保守這個秘密。

她說出來這話,就有點后悔了,“不好意思,霍先生……”

就在楚芷柔準備收回自己的話的時候,霍程顥開口了,“可以。”

霍程顥會答應,完全是因為楚芷柔沒有想著傷害楚芷蔓,所以他為何不能幫她保守這個秘密。

見霍程顥答應,楚芷柔遲遲沒有回過神來,似乎有點不敢相信,他會幫她保守這個秘密。

“謝謝……”楚芷柔深吸一口氣,這才輕聲的說出了這句感謝的話。

“希望楚小姐可以記住剛剛自己說的話!”霍程顥的話帶著一絲威脅,說完這句話,他便直接轉身離開了,留給了楚芷柔一個傲然的背影。

霍程顥的威脅是有意義的,畢竟對于他這樣的人來說,弄死一個人就跟弄死一個螞蚱一樣,簡單的不能再簡單了。

看著霍程顥的身影消失在楚芷柔的視線里,她又恢復了原來的模樣,然后慢慢的回到了楚芷蔓病房。

在楚芷柔回去的時候,就看到霍程顥已經在楚芷蔓的病床旁邊坐著了,她則是退到了一邊然后安靜的坐下。

“勞煩你照顧了。

”霍程顥待了沒多久便轉身離開,隨即守在門邊。

有了霍程顥這個例外,所以楚芷柔變得格外的小心。

畢竟她現在正常的樣子,對于她來說就是多一個人知道,就是多一份危險。

于是,在霍程顥出去后,楚芷柔便小心翼翼的推開病房們,準備看看有什么異樣。

她剛一打開門,就與霍程顥來了個四目相對,氣氛一時間尷尬無比。

霍程顥知道他的顧慮,回過神來之后開口道:“你放心吧,外面我給你守著。”

聽到霍程顥的話,楚芷柔這才松了一口氣,這才她就可以做回真正的自己。

“好的,那謝謝了。

”說著,楚芷柔就關上了病房門,隨即走到了楚芷蔓的病床旁邊坐下。

看著在病床上躺著毫無生機的妹妹,楚芷柔的心中一痛,眼眸也微微濕潤起來。

“芷蔓,你一定要好起來,不然我這輩子都不會放過自己。

”楚芷柔的眼淚劃過面頰,閉上眼睛痛心的開口。

就在她說出這話的時候,楚芷蔓的手指輕微的動彈了下,不過楚芷柔閉上了眼睛,所以自然是錯過了這個細節。

這句話憋在楚芷柔的心中太久了,終于找了機會說了,她也是吐出了一口濁氣。

楚芷柔定定的看著自己的妹妹,過了很久,她才又接著出去之前的內容開始講。

就這樣,一連幾天都是這樣,每次只要楚芷柔來,而霍程顥在的情況下,他都會下意識的退出去,然后守在門口。

楚芷柔的到來確實對楚芷蔓的病情會有好轉,不過她沒有發現。

她為了讓自己心中的罪惡少一點,每天都會來陪著楚芷蔓說說話,希望她能夠快點好起來。

這幾天其實醫院那邊發現楚芷蔓的情況在慢慢轉好,只不過一直不敢確認。

其實醫院每天都有給楚芷蔓做體檢,結果表示她的情況確實是在一直變好,不過她的主治醫生一直不敢確定下來。

畢竟,如果誤診,帶給病人家眷的就是一個不正確的消息。

說白了就是,醫生不想讓病人家眷空歡喜罷了,所以他準備認真的給楚芷蔓進行一次檢查。

就在他給楚芷蔓做了一個全身檢查后,醫生的眼眸都亮了幾分。

看到剛好過來的霍程顥,這才對著他笑著開口道:“病人的情況很穩定,而且還有慢慢好的情況。”

這段時間,霍程顥因為大部分時間都放在楚芷蔓身上,一時間整個人都有種頹廢感。

而且都這么久了,楚芷蔓還沒有蘇醒過來,他有些煩躁了。

聽到醫生這么說,霍程顥的內心又怎么會不激動。

“那她怎么還沒醒?”霍程顥皺著眉頭耐心詢問。

“其實楚小姐有蘇醒,只是時間太過短暫,可以忽略不計,不過這確實是個好兆頭。

”醫生笑著對霍程顥開口。

這些天,霍程顥整天守在楚芷蔓這邊,醫生也是個明白人。

 

同類文摘

彩票开奖安徽25选5开奖结果 股票赚钱宝客服 微信赚钱小程序有什么 在手机上卖什么最赚钱的游戏 章鱼彩票游戏 那个游戏的商人赚钱 全民小视频赚钱速度 因特娱乐首页 做什么零活赚钱多 蜂鸟娱乐代理赚钱吗 公寓房出现 什么行业比较赚钱 华夏娱乐首页 玩手机游戏赚钱的app 梦幻手游赚钱辅助工具 彩53彩票游戏 玩什么腾讯游戏最赚钱吗 投资电影一定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