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成婚傅少嬌妻甜甜噠)(傅梟寒傅諾)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版章節

一紙成婚傅少嬌妻甜甜噠

時間:作者:月初小懶來源:zsy

(一紙成婚傅少嬌妻甜甜噠)主角(傅梟寒傅諾)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版章節,一紙成婚傅少嬌妻甜甜噠是作者月初小懶寫的一本豪門虐情熱門小說:一朝逃婚,她成了眾矢之的。殊不知逃不出他的手心……“傅梟寒,你放開我,我不要和你私奔!”男人放下報紙把傅諾摟在懷里,“乖,不是私奔,是結婚。”...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一紙成婚傅少嬌妻甜甜噠》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四章 喊他傅梟寒

“傅諾!”

“傅澄!”傅諾看見此刻狼狽的傅澄又驚訝又氣憤,她趕緊上前將傅澄從保鏢的拘押里拉扯出來。

因為傅諾是跟著傅梟寒一起來的,那兩位保鏢不敢違抗,只能任由她將傅澄拉走。

“你沒事吧?”傅澄有些緊張地看著傅諾。

這件事歸咎到底都是他的責任,傅諾是無辜的。

如果傅諾因此受到影響,他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我沒事。

”傅諾搖搖頭,給傅澄使了個眼色。

傅澄立即就明白,看向傅梟寒,心頭凜然,戾氣盡散,極其老實地叫了一聲,“三叔。”

傅梟寒瞥了眼傅澄,微微頷首。

客廳里的氣氛頓時有些凝固。

那位美婦人,也就是傅家的大夫人薛佳荷趕緊打圓場,“三弟回來了,昨晚我們就聽說了,本來你大哥是要找你來吃晚飯的,但是公司里有點事耽擱了。”

“沒關系。

”傅梟寒淡淡地開口。

氛圍再度冷卻,沒有人敢說什么。

傅梟寒也沒有選擇坐下,就筆直地站在那里,像一座冰冷無情的雕塑。

唯有一雙眼睛慢慢地環顧周圍。

自從分家,將傅宅分給傅齊山后。

五年了。

他回到傅宅的次數屈指可數。

而很多地方早已被改修的面目全非,早沒有當年的樣子。

最后的留戀也就煙消云散了。

“老三是回來看爸的吧?”傅齊山遇見自己這位弟弟,居然有點畏懼,連笑容都是勉強的。

“我已經看過爸了。

”傅梟寒這才看向自己這位大哥。

淡漠的嗓音透著不容置疑的威懾,“我來,是因為小諾要回來拿點東西,還有接走傅澄,順道告訴你,爸已經被我派人轉移到國外的醫院了。”

“什么!”傅齊山和薛佳荷的臉色陡然變得十分難看。

傅澄則眼底亮起欣喜的光芒。

傅諾腦子有點發蒙,她什么時候要回來拿東西?

“你怎么能擅自將爸轉移醫院!你知不知道爸的病情很不穩定!”傅齊山臉色很不好地沖傅梟寒吼道。

“你放心,爸現在已經被安全轉移,病情很穩定。

”傅梟寒平瀾無波的模樣徹底激怒了傅齊山。

“傅梟寒!你這是什么意思!”

“并沒有什么意思。

”傅梟寒的姿態依舊優雅,“只是希望哥能好好打理公司,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我會留在國內,督促哥的。”

聞言,傅齊山和薛佳荷的心都顫栗起來。

傅梟寒這是要留在國內?!

他居然還用督促兩個字!

這令傅齊山感到奇恥大辱!

傅諾的反應有點慢半拍,劍拔弩張地氛圍里,她懵懵地看向傅梟寒,問:“叔,你是要留在國內了?”

“嗯。

”傅梟寒微側頭看向傅諾,眼眸里的冷色淡化了點,“你和傅澄去收拾東西,一會兒就搬到我那里去。”

傅諾眨眨眼,她聽到了什么?

不等她反應,傅澄興奮地抓著她的胳膊往樓上跑。

“太好了!終于不用待在這個地方了!三叔萬歲!”

傅諾看著欣喜若狂的傅澄,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跟著高興。

在傅宅這么多年,真正將她當做親人的就只有爺爺、傅澄,傅梟寒應該也算一個。

而她和傅澄大概因為同病相憐,關系異常的好。

傅澄的父親是傅氏以玩世不恭聞名A市的二少傅勤。

但是傅勤十幾年前和人郊區飆車不幸喪命,當時數多自稱懷有傅勤身孕的女人找上門。

經過傅家的嚴格排查,最后確定了懷有傅家真正血脈的女人。

也就是傅澄的母親!

傅澄因為幼年喪父,母親在拿了傅家一大筆錢后也遠走高飛,傅澄自幼就被傅老爺子養在膝下。

她是二十年前被傅老爺子從醫院抱養回來的,自然也是被老爺子養大。

所以她和傅澄是打小相伴,加之兩人僅相差兩歲,關系自然而然的,很親近。

想想兩個都是沒有父母的可憐人。

傅諾走到屬于自己的房間。

在最角落里,終年沒有陽光,里面也沒有很多的東西,因為她大部分的東西還在學校宿舍,簡單收拾了些,還沒有裝滿一個行李箱。

大廳里的爭吵聲也沒有了,她拉著行李箱經過的時候,沒有看見傅齊山,只有薛佳荷,用滿含怨毒的眼神死死地盯著她。

傅諾心頭一慌,加快腳步要走,猛地被薛佳荷拽住。

“傅諾,是不是你對傅梟寒說了什么?”

陰森的語氣,冰涼涼地向蛇吐著杏子。

傅諾極其厭惡地甩開薛佳荷的手,但薛佳荷的力氣很大,她沒能甩開,反而導致薛佳荷加大力度。

“我什么也沒說!”傅諾蹙眉道。

“什么也沒說,他為什么會把老不死的轉到國外去?”薛佳荷認定是傅諾在傅梟寒面前說了些什么,眼里的恨意更多了。

“是你們不給爺爺最好的治療,轉走又怎么樣!”傅諾用盡力氣將手腕從薛佳荷的掌控里抽出來。

聽了傅諾這么說,薛佳荷神色有些微妙的變化,沒有再抓著傅諾不放。

看著傅諾越走越遠的背影,她嘴角勾起嘲諷的笑,看來他們還什么都不知道。

但這個丫頭太不知天高地厚,應該給她點教訓。

薛佳荷掏出手機撥打了電話。

“喂,媽什么事?”

“傅諾很快就要會學校了,你知道該怎么辦的。”

“她要回來了?不知道自己在風口浪尖上嗎?但是我這些天在拍新劇不在學校里。”

“我不管!你趕緊想想辦法整治整治她!”薛佳荷想到傅諾剛才的樣子就咬牙切齒。

不過是一個養女,居然也敢給她臉色看!

“行了。

”電話那頭有點不耐的意味,過了一會兒,傳來冷而不屑的話語:“媽,你就放心吧,我們不出手,江可琪也不會放過她的!我們只需要看戲就行了。”

薛佳荷滿意地掛斷電話,眼里跳起幸災樂禍。

想想也是。

被譽為商業巨賈的江家丟了那么大的臉面,怎么可能輕易地揭篇呢?

以為身后有個傅梟寒就可以囂張跋扈嗎!

只是沒有想到當初分家的時候逼著老爺子把半死不活的國外資產都交給傅梟寒,傅梟寒竟然還翻身了!

但這次是在國內!

她不信傅梟寒還有能耐在國內翻出什么風浪來!

……

布加迪威航不急不緩地行駛在山道上。

傅諾透過車窗就看見山間若隱若現的別墅,就是之前她被關著的那棟房子!

原來是傅梟寒的。

又看了眼后視鏡里緊跟著他們的車輛,知道傅澄就在那輛車里,她的心就很安。

忽然,傅諾呀了一聲。

傅梟寒余光瞥了眼傅諾,“怎么了?”

“我的手機。

”傅諾這才想起來她的手機丟掉了。

哭喪起一張小臉,也難怪進傅宅的時候傅澄那么激動。

想必這幾天他們沒有一個人聯系得上自己,不激動才怪。

“有重要的東西?”傅梟寒問。

“也沒有什么重要的。

”傅諾努努嘴,“聯系方式都備份SIM卡,去補辦一張卡就行了,只不過……”

只不過換一部新手機得有錢啊。

聽起來可真諷刺,也算是堂堂傅氏的千金,居然手頭拮據。

因為近年來傅老爺子身體愈發不好,威嚴漸失,傅家基本被傅齊山他們掌控。

而薛佳荷掌管家里,早就在傅諾滿十八歲的時候,拒絕給她一分錢了。

至于傅澄的情況比她好點,但好不到哪里去,除去他的學費還有每月的開支,他能余下的錢也并不多,更何況,傅澄大學期間忙著創業。

傅諾可不想再給傅澄添麻煩,也就一直沒有告訴傅澄這些事情。

可以說,傅諾和傅澄是京圈里混得最慘的名媛和貴少了。

傅梟寒看了眼突然沉默的傅諾,白皙的小臉微微泛紅,手指攥在一起,頗為窘迫的樣子,大概就明白了什么。

長眉不悅地蹙在一起,從來沒想質問助理的他,這一刻很想直接炒助理魷魚。

這些年,他往國內打得錢,都被那家伙打到哪里去了!

并沒有感覺到氣氛不對勁的傅諾,還眨著眼睛期待地看向傅梟寒,“哎,叔,那個Benny老師是你請來的?”

“嗯。

”傅梟寒點頭,“不滿意?”

“怎么可能!我太喜歡Benny老師了!”

因為慢慢地相處,她又找回以前和傅梟寒相處時的自然,也就摒棄最開始的害怕。

加之提到和自己專業有關的,傅諾整個人都興奮起來,

明明是服裝設計,但是在看那些服飾的時候,覺得最吸引她的居然是模特的妝容!

她甚至覺得如果不是有模特的造型撐著,服裝根本不夠驚艷好嘛!

“你喜歡他?”傅梟寒眉梢忽地揚了下。

“對啊。

”傅諾點頭如搗蒜。

然后開始長串地夸獎,“叔,你不知道Benny老師有多厲害!那簡直是化腐朽為神奇的一雙手!天吶……”

傅諾興高采烈地說了很久,發現傅梟寒一言不發,而且沉著張臉像是誰欠了他百八十萬不樂意還似的。

但說起來,百八十萬對傅梟寒不算什么吧?

傅諾咂咂嘴,她好像想得遠了,悄悄地觀察了下傅梟寒。

他是生氣了?

難道是因為她說她很喜歡Benny老師,所以叔生氣了?

就好比當年她從學校里回來夸誰誰誰長得好看,叔也生悶氣。

叔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樣小心眼兒!

茅塞頓開的傅諾堆起燦爛的笑容,討好地看著傅梟寒,“叔~”

誰知道傅梟寒看也不看她一眼,然后傅諾甜甜地開口:“叔,其實我也可喜歡你了。”

傅梟寒的臉色稍霽,很大方地給了她一個眼神。

開竅后的傅諾對這個眼神立馬頓悟,繼續道:“我真的特別喜歡叔,因為叔對我特好,以前開家長會,我考倒數第一,叔都沒嫌棄我。

叔還陪我玩旋轉木馬,還有鬼……咳,反正我就可喜歡叔了。

 

第五章 我可喜歡你了

傅諾說完,小心翼翼地看向傅梟寒,鬼屋這可不能說,一說就想起當年傅梟寒拉著她推開所有工作人員慌張地沖出鬼屋入口的場景。

傅梟寒不用猜也知道小丫頭腦袋里又在想什么。

他抿抿唇,緊接著問了個讓傅諾覺得自家叔被奪舍的問題——

“那我和Benny呢?”

傅諾:“??”

她只想說叔你都要三十歲了吧!

怎么還會問這么幼稚的對比游戲,而且完全沒有可比性好嘛!

然后對上傅梟寒深邃不可測的眸子,傅諾心陡然漏一拍。

她眼睜睜地看著車子行駛有漸漸向車道外偏離的趨勢,驚恐地瞪大眼睛:“叔!你看路啊!你看路別看我啊!”

偏偏傅梟寒置若罔聞。

“叔!叔!當然是叔你了!”她顫著的聲音都有些破嗓,“在我心里,沒有人能和叔比!”

然后,車子回到正常位置。

就差一點!車子就會從半山腰沖下去!

“傅梟寒,你個幼稚鬼!”驚魂未定的傅諾氣急敗壞地瞪向傅梟寒。

她真的被嚇到了。

怎么能做這么危險的事情!

當然她并不知道有著職業賽車手牌照的傅梟寒還做過更危險的事情。

在吼完后,傅諾慢慢回神,大腦有點當機。

剛才……她直接喊他,傅……傅梟寒?還罵他幼稚鬼?

完了完了,傅諾立馬閉嘴縮在座位。

而幼稚鬼傅梟寒還沒來得及為傅諾滿意的答復愉悅,就聽到那聲震耳欲聾的“傅梟寒”,那雙藏在金絲眼鏡下的眼睛掠過抹晶亮的光。

半山別墅。

安排給傅諾的房間不僅寬敞明亮,而且所需要的東西一應俱全。

完全就是拎包入住!

她剛洗完澡,就有人來敲門。

打開門,傅諾心里咯噔一下。

“小姐,這是您的新手機。

”林特助,也就是之前那個為首有些面癱的西裝男,非常歉意地看著她,并遞給她一部嶄新的手機。

被綁架時的恐懼還沒有全部散盡,傅諾道謝后,匆匆接過手機將門關上。

林特助望著緊閉的房門,面癱的臉努力擠出難過的表情。

想到被boss叫到書房狠批了半小時,差一點點被炒魷魚,他就更難過了。

都是因為傅齊山的那位好太太薛佳荷,居然敢私自扣下傅梟寒寄給傅諾的銀行卡,所以這些年來,將近千萬都打給薛佳荷那個女人!

想想林特助就窩一肚子火。

他無力地嘆口氣,自己現在還得去了解一下傅諾這些年的生活匯報給boss。

房間里。

傅諾忙著適應著新手機,是最新款的,漂亮的外表還有高性能,讓她喜歡得不得了。

而且她發現手機卡都重新補辦完了,趕緊登陸微信,一連串的消息狂轟濫炸似地涌進來。

“傅諾!你去哪里了!”

“到底怎么回事!”

“你已經缺課幾次了!老師發飆了!”

“專業課欸!你瘋了!”

“傅諾!快點回消息!”

全部都是好友兼室友米倩倩的消息。

傅諾有些頭疼。

已經大四,她也不想缺課的。

得罪的專業課老師可是出了名的刁鉆。

但這幾天過得她已經完全忘記時間了,更不用說上課。

她重新點開圍博,發現那些熱度已經撤下,更替上的是一些亂七八糟的明星緋聞逸事之類的。

她搜索了一下,傅家和江家聯合聲明!

給出的解釋更是直接將她摘了出來。

言簡意賅地說是傅澄與江可琪年輕氣盛,因為私人矛盾導致不合,做出沖動的舉動,而惡意造謠生事的人,絕對不會姑息,會受到法律懲戒。

傅諾長長地吐口氣,畢竟傅澄逃離現場有那么多雙眼睛看著,鐵板釘釘的事情,無論如何都解釋不清的。

只能將輿論危害降低到對他們最有利的地步。

她可以想見回到學校面臨的恐怕又是一場腥風血雨了。

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傅霜霜。

也就是傅齊山和薛佳荷的寶貝閨女,傅諾名義上的姐姐。

和傅諾素來不對付!

因為傅霜霜覺得傅家本來只該有她一個千金,偏偏有傅諾這么個養女!

害得別人提傅家千金的時候,總會有意無意地提到傅諾,將她們兩人做對比!

要是傅霜霜能將傅諾壓得死死的就算了,可憑長相或是身材,傅諾都要更勝一籌,而論成績,兩個人在進大學前是半斤八兩,進大學后,又開始拉出差距。

是以,傅霜霜恨極了傅諾!

傅霜霜和傅諾原本是同專業,就是恨死傅諾搶風頭又無可奈何,轉到表演系。

最近傅霜霜接到的一部戲開始拍攝,未來一段時間不在學校。

所以,傅諾暫且倒不必擔心傅霜霜,而該顧慮江可琪,這次豪門狗血三角戀的另一女主角!

平日江可琪和傅霜霜玩得就好,兩人頗有同仇敵愾的意味,一起對付傅諾。

這下出了搶婚的事情,江可琪怕是比傅霜霜更恨她。

“啊!要死了!”

吼完,傅諾崩潰地癱倒在柔軟的大床上。

幸好明天是周末,不用去學校,她還能好好想想怎么拯救自己的小命。

一覺睡到天亮。

傅諾起床后,傅梟寒與傅澄都已經吃完早餐了。

她紅了紅臉,頗為不好意思地走到餐桌前坐下。

將她的那份早餐吃完,發現已經沒有傅澄的身影,就看見坐在沙發看金融報刊的傅梟寒,明亮光線下,那張低首的臉愈發俊朗。

傅諾咂了下嘴,如果每天都能欣賞到這樣的臉蛋,毫無疑問是件非常愉悅身心的事情。

又偷偷瞄了幾眼,她略微猶豫后,還是開口說:“叔,等會兒能不能讓人送我回學校?”

“回學校?”傅梟寒的視線從報刊挪到傅諾身上。

如果他記得不錯,今天是周末。

他的眼睛微瞇,狹窄的細縫里閃爍起略帶危險意味的光芒,“不想和我待在一起?”

“不是。

”傅諾連連搖頭。

他這么一問,好像她做錯什么,莫名心虛。

覺得自己應該好好解釋,可在傅梟寒沉沉的注視下,她說話都快不利索。

最后支支吾吾地說完整句話:“住在這里離學校很遠,很不方便,我還有很多手稿作業在學校,電腦也還在學校里。”

越說聲音越小。

 

 

第六章 給叔打電話

傅梟寒的眸光柔和很多。

“好。

”他答應的干脆利落。

傅諾心頭一喜,熟料傅梟寒重新看向報刊,“明天再回學校。”

傅諾:“……”

她想現在就回去。

但傅梟寒的話就像是命令,完全不容人質疑或者是拒絕。

她撇撇嘴,反正回到學校附近就可以了。

四下看了看,“傅澄呢?”

“他回他的工作室了。

”傅梟寒說到這里,眸里點染上幾分欣賞。

不得不說,傅澄比他那位紈绔的二哥要實干很多。

傅諾知道傅澄的工作室,是一間游戲工作室。

她還去參觀過,離她們學校不算很遠。

“那我什么時候還能再見見Benny老師?”

沒錯,傅諾還在惦記著Benny,因為她突然想到怎么搞定刁鉆的老師了。

像Benny老師這種時尚圈大佬,可不止她一個人瘋狂喜歡著!

傅梟寒哪里還猜不到傅諾的小心思,“我把他的電話給你,你自己聯系。”

“謝謝叔!”傅諾開心地嘴角立馬咧到耳后根。

“哦對了,叔。

”傅諾忽然殷切地眨巴著大眼睛湊到傅梟寒身邊,“你是不是還認識Dianna?”

聽到這個名字,傅梟寒及不可察地皺了皺眉。

他注視著傅諾撲閃撲閃的眼睛,抿唇應道:“嗯。”

傅諾的眼睛更亮了,“我超級喜歡Dianna的!她是我的偶像,叔,有沒有機會能讓我見見她~”

源自于對偶像的崇拜,她求傅梟寒的時候,聲音都變得軟下來。

連她自己都沒注意到這種姿態分明就是在撒嬌。

傅梟寒的眸子暗了暗,面對這樣的傅諾,他自然是沒有辦法拒絕的。

可傅諾想要見的是Dianna……

那個女人,傅梟寒倒并不希望傅諾和她見面。

再看看眼里蓄滿期待的星芒的傅諾,傅梟寒指腹揉了揉眉心,妥協道:“可以,你告訴Benny,他會帶你見她。”

“叔!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傅諾沒有抑制住激動的情緒,撲上去就抱了一下傅梟寒。

嬌軟的身軀入懷,傅梟寒渾身一僵。

傅諾后知后覺自己做了什么,一張臉紅的底朝天,找了很蹩腳的理由,趕緊溜回房間。

雖然傅梟寒懷里空落落的,那股清淡的山茶花香,卻縈繞在鼻端,揮之不去。

周日,傅諾因為通宵趕作業,直接睡到下午才從臥室出來就看到一位笑容可掬的中年女人。

“小姐好,我是先生吩咐里照顧您日常起居的。”

“怎么稱呼您?”

“我姓陳。”

傅諾點點頭,走到餐桌,陳媽已經準備好豐盛的食物。

她看了看,問:“我叔呢?”

陳媽答道:“先生一早就出門了,吩咐我們等小姐用完飯,讓司機送您去學校。”

傅梟寒很忙,這是毋庸置疑的。

傅諾也就不多問,老老實實地聽從傅梟寒的安排,她可不想吃著她叔的用著她叔的,還要給叔添麻煩。

可當她看到傅梟寒安排的豪車阿斯頓馬丁One-77,卻不由得生出抗拒。

“這……這也太招搖了。

”傅諾磕磕巴巴地指著那輛車,她最近本來就在風口浪尖,再這么招搖過市,怕不是自己把自己送出去當靶子使?

司機和陳媽也很無奈,這是傅梟寒的安排,他們不敢亂做決定。

傅諾無奈之下,只能打電話給傅梟寒。

她才出奇地發現,通訊錄里傅梟寒的備注前居然有個“A”,大咧咧地占據在最頂部聯系人。

小小呼出口氣,這應該是她這些年頭一回給他打電話。

按下撥出鍵。

某氣氛壓抑的會議室。

一位年輕的經理緊張地匯報著:“傅氏國內的資產一直在走低,從前幾年投標失敗開始到今年,就連失了好幾個項目,而失掉的項目都被余家拿走,余家這些年的走勢很猛,隱隱有出頭之勢。”

感覺到室內氣溫陡然降低了幾度。

他擦了擦冷汗,繼續道:“而傅氏曾引以為傲的服裝品牌,這些年不再重視,元老級的設計師又無緣無故被解聘一氣之下到余家創立的新品牌,服裝市場慢慢被余家占據……”

靜靜聽著匯報的傅梟寒摩挲著下巴,眸里閃爍著難以琢磨的光芒。

余家的胃口太大,哪里想分一杯羹,怎么可能隨他愿。

也難怪傅齊山著急與江家聯合,看來是為了壓制余家這只出頭鳥,要是他不及時回來,下一個被逼著訂婚的會不會就是他的小丫頭?

室內的氣溫再度下降。

小經理已經快匯報不下去了。

其余人也想對那個玩著空調遙控器的林特助說:“麻煩您行行好,氣氛已經夠壓抑了!”

突然,傅梟寒放在桌面的手機振動起來。

屏幕大大方方地顯示著“小丫頭”三個字。

傅梟寒的眸色微漾,抬抬手,小經理如蒙大赦地停止了匯報。

“喂。”

整間會議室都噤聲。

傅諾那邊并不知道一群人嚇得像鵪鶉似地縮在傅梟寒面前,只聽見低啞的男音從電話里傳來,勾人的聲線,在略微沙啞中滿帶慵懶。

握草!

她叔的聲音在電話里聽著這么撩的嘛!

傅諾突然覺得,要什么身家!要什么顏值!

傅梟寒只要憑一通電話就能俘獲一堆女人心!

簡直想給叔瘋狂打電話!

等她冷靜下來后,發現手機通話已經顯示一分鐘了,生怕傅梟寒當騷擾電話掛掉的傅諾趕緊道:“叔,是我,傅諾。”

“嗯,我知道,怎么了?”電話里的聲音沒有一丁點兒的不耐煩,反而透著點關切。

傅諾將不想坐那輛招搖過市的車上學的事說了下,傅梟寒輕嗯一聲,說了句他會安排,傅諾才松口氣,真怕叔強硬要求她坐那輛車去學校。

接著她又很客氣地和她叔寒暄幾句,把電話掛掉。

過了一會兒,另一輛車行駛來,奔馳G65。

確實要比先前的低調很多。

傅諾坐車回學校,又是鴨舌帽又是口罩,將自己捂得嚴實,避開人群回到宿舍,剛喘口氣,就看見一堆人圍堵在宿舍門前。

其中一位尤其顯眼。

金棕色大-波浪,白皙的皮膚,姣好的面容,身材也纖細柔美,唯一的不足就是面帶嫉恨之色。

江可琪!

同類文摘

彩票开奖安徽25选5开奖结果 网上投资赚钱app 捕鱼大富翁斗鱼版官网 牧场物语养鸡赚钱 彩66首页 希望ol工作室赚钱 做服务小姐赚钱容易吗 游戏币好卖的捕鱼平台 新寻仙新区怎么赚钱 双人麻将小游戏4399 英雄联盟壁纸 卖游戏币赚钱么 三国麻将手机版 龙王捕鱼游戏 西瓜妹赚钱吗 单机麻将四人不联网 qq英雄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