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小落秦昊盛寵小辣媽小說免費閱讀

盛寵小辣媽

時間:作者:七喜丸子來源:WXB

主角叫蘇小落秦昊的小說盛寵小辣媽免費在線閱讀,這本書是作者七喜丸子寫的主要講述的是:她是故意借著自已長的漂亮而讓緋聞不斷。也是故意風情萬種有意無意的周旋在名商權貴之間。傳言她的入幕之賓過百,均是商界名流政界大佬。面對那些上流貴婦和社交名媛憤恨的目光和咬牙切齒的模樣,她總是一笑而過。但是只有她自已知道,在這一切一切的背后……只是為了那個叫韓品諾的男人而已。可現在是什么情況?眼前這個可惡的男人不但把她“吃干抹凈”還一副“不過如此”的樣子。丫的,這些年她混的是手段!又不是床上功夫,她還...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盛寵小辣媽》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6章你把我怎么了?

“你!你這話是什么意思?”蘇小落氣憤的伸手推拒著他,怎耐秦昊太過強壯,自已根本動不了他分毫,但是手心下溫熱的感觸卻讓她更為不安,縮回了手狠狠的瞪他,如果目光可以殺人,他估計已經被碎尸萬段了。秦昊壞壞的一笑:“昨天你被人下了藥,要不是我路過救了你,你早被你糟蹋了,我好心救你,你不謝我就算了,還像個惡狼一樣的撲向了我,撕扯著我的衣服,并且不顧我的意愿強行的和我發生了關系。”

“你住口!”蘇小落又羞又憤,秦昊撇撇嘴,清楚的看到她蒼白的臉上浮起兩朵紅云,倒也真的不說話了。蘇小落拿過床邊散碎的衣服,看了看已經不能穿了,只好轉手拿過秦昊的襯衫套在身上,然后背過身子道:“很感激秦先生救了我,麻煩秦先生找件衣服給我穿,我要回去了。”

“唉!”秦昊嘆息了一聲,斜靠在床上看著她纖弱的身子道:“你既然知道我救了你,怎么也得對我客氣一點。你昨天晚上可不是這樣的,怎么一下了床,翻臉比翻書還快!”

“你……秦先生之恩,我蘇小落肯定會記在心里,以后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只要招呼一句,我肯定會還你這個人情!”蘇小落說的幾乎咬牙切齒。秦昊卻是哈哈一笑,像是聽到什么好笑的笑話一樣道:“那我倒是很想知道蘇小姐能幫我什么?因為秦氏的發展太快,搶了不少你們韓氏的客源,你們總裁對我應該是恨之入骨。如果要是讓你們總裁韓品諾知道你與我有了這么親密的關系,不知道他會是怎么樣的一個表情。”

“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欺人太甚?”秦昊搖頭失笑:“你這個人真不講道理,別人想要玩弄你,下了這樣的藥,要是我不救你,你也不知道會落在誰的手里,我高大英俊,身體強健,技術一流,辛苦讓你銷魂了一晚上,你醒了就對我橫眉豎眼,百般質問,讓我情何以堪?”

“就算我是被人下了藥,你這樣趁人之危,跟楊昆有什么區別?”蘇小落看到他刻意裝出的捧心狀,恨不得上去撕爛他的嘴。

“不是你親口求我救你的嗎?”秦昊好心的提醒著,目光邪魅的打量著她,“更何況,吃虧的是我,又不是你。”

“吃虧的是你?”這個臭男人得了便宜還賣乖!蘇小落恨得直牙癢癢,“你無恥!”

秦昊倒是半點不動怒,玩味的打量著她,道:“你干嘛這么恨我?難道,是嫌我技術不好?可你昨晚明明叫得那么……”

“閉嘴!”蘇小落漲紅著臉打斷他,“我已經謝過秦先生了,你還想要怎么樣?”

秦昊抱著雙臂,無謂的道:“口頭上的感激來的多虛夸?那么就來點實在的吧!看在我昨天任你欺凌的份上,現在你也得讓我快活快活吧?”

蘇小落倒退了好幾步,腿間傳來的不適讓她顫抖著身子,看到她那種又驚懼的樣子,秦昊又笑躺回床上道:“開個玩笑,你不用這么害怕,我被你榨了一個晚上,就算是現在想要,那也是有心無力,衣柜里有衣服,自已挑件穿上吧。”

蘇小落暗吸了一口氣,緊咬著唇,努力的在他目光下挺直了背脊,裝作若無其事的進了衣帽間,看著掛得整整齊齊的一屋子男裝,頓時有些傻眼:“怎么全都是男人的衣服?”

“因為你是第一個我帶回來的女人。”秦昊似玩笑又似認真的應著。

蘇小落的臉又是一紅,挑了件稍長點的T恤套換下了身上的襯衫,這時秦昊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穿上了睡袍下床,走到她身后,從背后抱著她道:“不吃個早飯在走?”

“怕吃了不消化。”蘇小落轉身推開他,看到他這張臉,想到和他發生過那種事,就算是山珍海味她也會吃不下去的。

“看來,是留不住你了。”秦昊倒是很識趣,自身后拎出一只水晶手包遞給她,“我想你肯定也不愿意讓我送你,我已經吩咐了司機,他會把你送回去。”

“不必了,多謝秦先生美意,我自己會叫車。”見是自己的手包,蘇小落忙拿了過來,冷冷的轉身,走到門口,蘇小落突然想起來,又回過頭來,無比認真的道:“還有,昨晚的事你要是敢說出去半個字,那就小心你下半輩子的性福!”

說完,她意有所指的掃了一眼他腰以下的某個部位,朝他比了個剪刀手的手勢,這才憤憤然離去。

好一會,秦昊才啞然失笑,這女人,竟還敢威脅他?回過頭去瞥了一眼床單上那斑斑暗紅,性感的薄唇浮起一抹得意,黑眸里的冰冷漠然與剛才判若兩人。

韓品諾?蘇小落?以后交手的機會還多著呢,這場游戲,才剛剛開始……

第7章韓品諾大哥

事實證明,逞強也是要付出代價的,蘇小落拒絕了秦昊的司機,卻想不到這別墅區這么大,她硬捱著不適,走了大半個小時,才終于打到車。

回到自己的公寓,泡了個熱水澡,將全身上下都仔細搓洗了一遍,卻怎么也洗不去身上那些歡愛的印記。昨晚的種種,她以為自己毫無印象,此刻,那些讓人耳紅心跳的畫面卻時不時的閃過腦海,殘忍的提醒著她失身的事實。

給秘書打了電話,說自己不舒服,吩咐她將今天所有的應酬全推掉。蘇小落為自己倒了一杯紅酒,坐在沙發里細細的品味著那酸澀的滋味。

這十幾年來,她努力學習,進公司,談生意,做得比誰都用心,比誰都拼命,所為的,不過是能為那個叫韓品諾的男人分一份憂而已。商場上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她一向都小心應對,卻沒有想到,還是遭了別人的算計。

在韓品諾的面前,她一直堅持做到最好,不管是哪方面。可如今,她為他而堅守的那份美好卻蒙上了永遠洗不掉的陰影與污點。那原本是她想要留給他的禮物,是要連同她的心一并奉獻給他的,可是一夜間……一切都沒了。

“太陽這么大,你跪在這里做什么?”隨著酒精帶來的迷離,蘇小落的記憶仿佛又回到了八歲那年。

俊逸的少年蹲下身來,打量著跪在太陽底下的自已。他一身名牌,身姿挺拔,十三四歲的年紀,舉手投足間卻已有種王者般的貴氣。

“我不小心把表弟的衣服洗破了,舅媽罰我跪在這里不準起來。”蘇小落仰頭看向他,怯怯的答著。少年皺眉:“你舅媽是誰?”

“王嬸!”

“王嬸平時看著和和氣氣的,怎么對自家親戚這么苛刻?”說著,又疑惑的問道:“你的家人呢?我看你來這里好些天了吧?”

“爸爸媽媽都死了。”小落淡淡說著,眼里有著尋常孩子所沒有的成熟與透徹。

少年凝望著她,心里有些動容,伸手拉起她,道:“你真可憐,我媽媽也死了,但是桂姨很疼我!你別跪了,我替你說情去。”

他的力氣很大,一下將她拽了起來。曬得太久,蘇小落只覺得腦子里嗡嗡作響,雙眼一黑,便倒了下去。

再醒來時,她躺在干凈舒適的大床上,他坐在床邊正看著她。

“醫生說你饑餓過度,又中了暑,差點就沒命了。”他靜靜說著,臉色嚴肅,“你舅媽經常不給你飯吃嗎?”

蘇小落不安的四處張望了一下,見沒有旁人,才點了點頭,“舅媽說,做錯事就要受罰。”

少年沉默了幾秒鐘,道:“以后,你就跟著我吧。我叫韓品諾,我攻你讀書,給你飯吃!”

他是韓氏家族的繼承人,韓家的大少爺韓品諾,那年他的一句話從此改變了她的人生。

突然,一陣“Cryonmyshoulder”的手機鈴聲打斷了她的思緒,激動之下,蘇小落手中的酒杯差點摔到地上。

這鈴聲,不用看也知道,是韓品諾打來的電話。他在這個節骨眼上給她打電話做什么?蘇小落有些心虛的咬了咬嘴唇,呼了一口氣,這才接通了電話。

“品諾大哥。”蘇小落聲音恢復到以往的甜美。

“嗯,聽說你今天不舒服請了假?怎么了?”電話那端響起一個極富磁性的男音。

“哦,好像有點感冒。”蘇小落微微舒了口氣,同時心里涌起一絲甜蜜,“奇怪,才偷一天懶,居然就被你逮到了?”

“只是感冒?”韓品諾疑惑道:“平時有個頭疼腦熱的,想勸你休息都難。”

“怎么,你希望我病得很重啊?”在他面前,蘇小落連語氣也變得微微有些孩子氣了。

“是怕你硬撐,鑒于你有前科,回頭我會讓張醫生過來看看你……”

“不不不,不用那么麻煩。”蘇小落急忙拒絕,“真的只是一點小感冒而已,其實……是昨天喝了點酒,睡覺忘關空調了,頭有點疼。”她不知道張醫生能不能查出她的異樣,為了以防萬一,絕不能讓張醫生來。

“怎么還是這么粗心?”韓品諾輕聲責備著,“還有,你一個女孩子,少喝點酒,應酬的事不是還有秘書嗎?”

“知道啦。”蘇小落甜甜的應著,“那,你什么時候有空過來看我?”

韓品諾清了清嗓子,故作嚴肅的道:“最近有點忙,你好好照顧自己,我隨時可能過來抽查,身體養不好也是要扣工資的,而且還必須對你做出額外的懲罰。”

“是,韓總。”蘇小落頑皮的應著。

“嗯,昨天的舞會還順利嗎?”韓品諾隨口問了一句。蘇小落臉色一僵,心頭酸澀不已,她強笑道:“有我蘇小落出馬,當然沒問題。”

“呵呵,我的小落越來越厲害了。”韓品諾輕聲笑著,言語間隱隱透著寵溺。他很少這樣親昵的稱呼她,要是換在以前,這足以令她雀躍好些天,可是現在,卻令她只想大哭一場。

第8章與世隔絕

“品諾大哥,我現在不太舒服,剛吃過藥,有點困,想早點睡了。”怕抑制不住在他面前失控,蘇小落第一次主動提出要掛電話。

“嗯,好好休息。”電話那端傳來韓品諾不放心的叮囑聲,蘇小落胡亂應了幾句便收了線,電話掛斷的那一瞬間,蘇小落的淚水滑落,她只感覺自已的內心劃過尖銳的疼痛,整個人無力的靠在沙發上,望著窗外湛藍的天空,天氣很好萬里無云,但是她的內心卻一片陰霾。

“叮鈴鈴……”手機鈴聲再次響起,蘇小落一動未動,不是她沒有聽到,只是這種普通的響鈴聲代表的只是一些可有可無的電話,一般很重要的客戶或者朋友,她都有特定的鈴聲,這也是身為一個經理必備的交際方式。

可是那鈴聲并沒有因為她的不待見而停止,反而像是和她杠上了一樣拼命的想個不停。蘇小落不由緊皺著眉頭,收回了視線看了一眼手機,這才略帶煩燥的接起了電話,看到顯示的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她想也不想的直接按掉,順手也接了關機鍵,反正她今天請假了,這么多年來難得清靜一天,今天就讓她放縱自已一回吧。

抹去眼角的淚意,蘇小落從沙發上起身,而這時客廳的座機電話突兀的響了起來:“叮鈴鈴……”

只所以說這個電話聲很突兀,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這個電話除了韓品諾誰也不知道,難道……是品諾大哥?可他不是剛剛打過電話嗎?壓抑住心頭的一絲不安,她走過去接起了電話,暗自理了理情緒綻出一抹帶笑的聲音道:“喂,品諾大哥……”

“我在你樓下,給你十分鐘的時間換衣服,陪我去吃飯。”

電話中有點陌生卻又帶著熟悉的聲音讓蘇小落的眉頭一皺,腦子里迅速的閃過一張邪惡的臉,她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冷聲道:“秦總?”

“不見不散。”不等蘇小落拒絕,電話里就已經傳來了嘟嘟的聲音。那掛電話的速度顯示了對方的不爽,蘇小落走到了窗前,撩開了窗簾低頭往下一看,加長的黑色豪華勞斯萊斯轎車極為扎眼。

雙手環臂靠在窗前猶豫了一下,蘇小落刷的一聲拉上了窗簾,拔掉了電話線,扣出了手機的電池,關上了臥室的門。她的天塌了,她需要沉靜,需要慢慢的療傷恢復,需要重新鼓足勇氣,更需要好好想想她的未來,秦昊?只是一個她絕對不想見的人而已。

就這樣,蘇小落華麗麗的與世隔絕,將秦大少一個人甩在了那兒。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蘇小落悠悠轉醒的時候,天已經完全蒙蒙亮了,手表上的時針指向了四點,凌晨四點,她這一覺睡的有些天昏地暗!她又躺了一會,才起來煮了一杯咖啡,一個人坐在窗邊品著口中的苦澀。

樓下早已經沒有了秦昊的車子,喧鬧的城市在凌晨中顯的異常安靜,透著入骨的冰涼,其實有時候冰涼和天氣沒有關系,更多的是來自心里的陰霾。

咖啡喝了,似乎又變的無事可做了。蘇小落將手機裝上,心里想不知道秦昊會打多少個電話給她呢?可是事實卻讓她意外,短信提示有三十七個電話打進來,但那只是一個號碼,她的辦公室秘書宋書欣。

說不出為什么,心頭突然有些緊張,她也不管這個時間段打電話不合適,直接回撥了過去,電話響了一聲就被接起來了,還不等她問話,宋秘書著急的聲音立刻傳來:“蘇經理,不好了,今天下午開始,華遠集團和邦泰已經相繼和我們解除了合作,另外我們在美國的客商還將許多訂單提前了交貨期,可是更奇怪的是,我們的供應商卻紛紛打電話過來說工廠業務繁忙,要求延遲交貨期。”

“怎么會這樣?”蘇小落噌的站起身,腦子里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我們也不知道,現在業務部焦頭爛額,同事們都通宵加班想要和客戶和廠家做一個適當的溝通,可是……可是效果很不好。”

“總裁知道這件事情了沒有?”

“還沒有,因為事出突然,還沒有向您匯報,暫時就沒有把這件事情告訴總裁。蘇經理救命啊,這一次我是死定了,你一年三百六十四天的上班,就這么一天不上班,就……就出了這么大的事,總裁一定會認為是我辦事不濟,我肯定要被炒了啦。”

“書欣,你別著急,我想……我應該知道事情為什么會變成這樣,我馬上去公司,你把那些解除合同,還有要求提前交貨和延單的客商和廠家整理出一個資料給我。”

“是,我馬上就去辦!”書欣在電話里千恩萬謝,蘇小落疲憊的收了線,揉了揉眉心,秦昊!一定會是他,沒想到他會無恥到這種地步,更沒有想到他的權利這么大。原本秦家是做金業的,韓家是做服飾和高檔化妝品業,但是秦昊的手段了得,人家說隔行如隔山,可是秦昊卻短短幾個月的時候,跨足服飾和化妝品業,不但如此連餐飲和旅游行業涉及了不少。

《盛寵小辣媽》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彩票开奖安徽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