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棄婦的春天》小說章節目錄及全文完整版(主角汪陽明蕭可研)

豪門棄婦的春天

時間:作者:齊成琨來源:WXB

《豪門棄婦的春天》完整版在線閱讀豪門棄婦的春天是作者齊成琨傾心制作的一本(主角汪陽明蕭可研) 的小說:一夜纏綿,她掉入了姐姐卑劣的陰謀之中,懷了孕仍不知孩子父親是誰;陰謀破曉,惡毒姐姐竟帶著她的孩子嫁入豪門,她才方知孩子的爸爸竟是城內有名的金融帝王;百般思念,為見兒子她飲下毒藥將自己變啞,以丑女奶媽的身份來到了兒子與他的身邊;擦肩而過,他幾次察覺兒子的奶媽似曾相識,卻幾次因為誤會將她狠狠殘虐;直至真相揭開,他才明了,原來那個總是淚含眼瞼的啞女才是與他共度一夜的女人……...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豪門棄婦的春天》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1章:覆上紅艷小嘴

“嗯……難受……好難受……”在暗夜的彌漫下一女人躺在柔軟的床榻上,她的樣子看起來很是難耐。

“呵,還真是迫不及待!”這時,一男人步入了這被黑暗侵蝕的房間,他的聲音低沉迷人且帶著幾分戲謔的冷漠。

摸著黑,走到床頭,抬起一只大手,誘惑似的不緊不慢撫過女人那光潔的額頭,長長的睫毛,滑膩的臉蛋,停留在嘴唇處來回刮弄,癢癢的。

“倒還真懂得享受!”話語間,男人的手輕輕一揮。她還沒弄明白怎么回事,自己已經整個人坐在男人的腿上,嬌小的她幾乎都埋進了他的懷里。

“熱……好熱……”

“你這是在勾引我么?別急!”男人的大手滑過她的臉、頸項、肚躋、一路向下……

“嗚……熱……好熱……唔……”在這樣的刺激下,女人難耐地索取著,那股強烈的空虛感,讓她就快要哭出來了。

聽聞女人的求饒聲帶著哭腔,壞心的男人冷冷一笑,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

她早已經徹底迷失了,渾然不覺自己此時的樣子是多么妖艷迷人。

男人見此,已經再也無法忍受,便毫無顧忌地,縱情占有著,而女人則疼痛得呢喃:“痛……好痛……”

痛?怎么會痛?瞧她那有經驗的勾魂樣子一點也不像。

因為疼痛,女人的額角‘滴答、滴答’的留著汗水。

這時,男人似乎察覺到不對勁了,緊蹙了下眉頭……莫非,這女人真是第一次?只不過是蕭老頭調教得好,才會表現有如此經驗?呵,還真是處心積慮呢!既然如此的話,那自己是不是也該回報下人家的煞費苦心呢?

男人濡濕的薄唇覆在了她紅艷的小嘴上……

‘呼……呼……’她感覺自己的呼吸將要終止,男人才好心的停止了這一翻江倒海的侵略……

男人對自己的杰作很是滿意,不禁邪肆地笑開:“現在,正戲可要真正開始了。”

緩緩壓下頎長的身軀,直到完全覆蓋在她身上……

忘情的索取已然另她忘卻了自己是誰,只是不斷的、不斷的迎合著這陌生男人帶給自己的幸福。

一個小時過去了,女人從一開始的情不自禁迎合變成現在軟成一灘,而男人卻還沒有滿足,不知過了多久,終于激情肆意……

這一夜,不論他們有多么默契,可始終男人在暗夜下的雙眸都是冰冷、毫無感情的,而這,也是注定改變她一生的起始……

第2章:昨晚,那些荒唐事

明媚的陽光透過玻璃窗,照在花木地板上,通過鏡子一束日光,打在蕭可研那雪白的肌膚上。薄被只遮住了重要部位,露在外面的雪白肌膚在經過光芒照射后,好像散發著柔和的光芒一般醒目。一張精致的瓜子臉更是白里透著粉紅,仿佛是一朵盛開的桃花。

她長長的睫毛突然撲閃了幾下,緩緩地睜開一雙大眼睛,環視周圍陌生的一切,眼神之中頓時充滿了驚愕。“啊……”下意識用被子包裹住赤裸的身體,再看看這陌生的房間內,已經是空無一人,可昨晚所發生的那些荒唐事……

在這之前,她明明是在和姐姐喝下午茶,可醒來之后卻已經在酒店的房間里和男人干那種事!更加可笑的是,她都不知道那個男人是誰,甚至連他的樣貌都沒有看清楚!

蕭可研翻身下床,撿起地上的雜亂的衣服剛要套在身上,那雪白床單上印著那綻放的紅玫瑰便映入了她的眼中!

柳眉緊顰,漂亮的臉蛋突然冷了下來,她緊握了下拳頭,盡量叫自己不要再去注意那炫目的床單,快速穿上衣服摔門而去。

而在經過酒店大廳的時候,她看到了熟悉的一幕,昨天下午自己就是在這里和姐姐在這里喝的下午茶!

是的,就是這里!

‘呵,姐姐啊……姐姐啊……你到底是為了什么而這樣害我呢?’內心苦澀的一笑。對于這件事她本不用去再多做什么證明,因為能干出這件事的人也沒有別人了,然而,倔強的她就是想弄個明白,到底姐姐是有多么恨她,竟將她送入了萬劫不復之地!?

“哼……哼……哼……啦……啦……啦……”可研剛一踏入家門口,便傳來了姐姐那悠揚的哼歌聲,這聲音宛若一把利刃刺痛著她的心。無力的打開大門。

正在化妝的蕭琳娜一見是妹妹回來了,那妖艷的臉蛋瞬間僵持住了:“可……可研?你……回來了啊……”

“姐姐打扮得好漂亮,這是要去哪里呢?”她說話聲略帶著諷刺。

“呃……呵……呵呵……我……我哪也不去啊,這不,爸爸剛剛傳來個好消息,我打算訂間房間大家一起慶祝下不是么!”

慶祝?慶祝什么?慶祝她昨夜跟了不明來歷的男人承歡一夜?還是慶祝蕭琳娜的計謀成功啊?“姐……”

“哎!妹,來,別站著,過來坐!”蕭琳娜趕忙打斷了妹妹的話,故作開心的說著:“你猜猜爸爸傳來的是什么好消息?哈哈哈,你知道嘛,爸爸的工作保住了,這樣他再也不會尋死了,而我們姐妹呢依舊可以過上好的生活了,你說,是不是該慶祝?”

爸爸的工作?保……住了?

爸爸的工作不是一直都很穩定么?為什么姐姐說……

想起來了,昨天姐姐也是借口用這件事把她約過去茶餐廳的。

“姐!難道這就是你用迷藥把我弄暈,跟一個陌生男人承歡一夜的理由么?!”霎時間,她雙瞳的溫度令這間不太大的客廳霎時變得冷了起來。

“呃……呵……妹啊……你……可能不知道……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可研冰冷的雙瞳斜了她一眼:“我不想知道,我現在只知道,自己的姐姐竟然干出了這么齷齪的事情!”

吼聲彌漫了整個客廳,蕭琳娜那張嬉笑的臉蛋也隨著她的吼聲漸漸轉入了兇惡:“你鬧夠了吧?蕭可研!你有什么資格在這里家里喊?你算什么東西?!”

“你知道么,老爸公司的董事長看上你了,想約你見個面,如果你不去,老爸就注定要失業。并且只要董事長一句話,就沒有一家公司敢再聘用老爸。沒有收入不說,老爸還要養活這個家,你叫他怎么活?!”

“爸爸因為了解你的性格就一直沒敢和你說這件事,可我總是看見爸爸在我們入睡后一個人偷偷的哭,我知道,我齷齪、我下賤,害了你!可我是為了什么?!”

“蕭可研,你要記得!”一陣陣刺耳的吼聲震懾著她的耳膜,但這還沒完,蕭琳娜上前一步,用手指狠狠的戳著她的胸口:“你已經害死了我媽媽了!我絕對!絕對不能再容忍你害死我爸爸,弄散這個家!你要記住自己的身份!”

‘你已經害死我媽媽了……’這句話宛若魔咒一直徘徊在蕭可研的耳邊。是……是……這一切都是她的錯,都是她的錯,她應該去償還蕭家的,應該拿一切去償還蕭家的!

閉起雙眸,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在睜開的那刻,對上姐姐那雙厭惡以及充滿憎恨的眼神,她什么話都沒有說,轉過身,向著門口走去。

“等等!你去哪里?”

第3章:求婚,痛苦的懲罰

可研再度深沉的吸了一口氣,淡淡道:“出去,走走……”

“嗯。去吧……”點了點頭,蕭琳娜上前兩步,口氣明顯緩和了很多:“妹妹,這件事,你應該不會告訴爸爸吧?你也知道,爸爸有多么疼你,否則他也不會偷偷哭,還不告訴你這件事了,我相信,如果你跟他說了,他一定會……”

“放心吧。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一月的天還是冬季,那寒風瑟瑟吹得人心寒交迫,路上的行人焦急趕趕的向著家的方向駛去,因為這樣的數九寒天也就家里才是真正溫暖的。

再過一個月便是春節了,家家戶戶也開始置辦起年貨了,蕭可研一個人走在大街上面對那滿是喜氣的街頭毫無感覺,仿佛這個世界的一切都與她漫無關系,此刻,她只覺得好冷……好冷……

‘六月的謊言,眼前的真實,被放入深棕色瞳孔里……’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掏出電話看了看號碼,她一直繃緊的神經,在這一刻終于崩塌了!

老天,你是不是在愚弄我啊!我蕭可研到底做了什么事,要受到這么痛苦的懲罰?可研閉起雙眼,剪斷那連成一線的淚水,深吸了一口氣,盡量屏住哽咽的聲音緩緩接起電話:“喂?”

“研研!我回來了!”

‘咯噔’心頭如一陣刀割,李晨不是要出國考察五個月么?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哦……”

“怎么了?研研,你好像不是很希望我回來啊?你該不會是因為想念生了恨吧?說吧,研研寶貝,你在哪?我去找你!我可是給你帶了一個精美的禮物喲!”

呵……是啊,也該見見面了!

“我在榮業大街的咖啡廳等你,你過來吧。”冷冷地丟下了這句話,她便掛斷了電話。

半晌的時間,一個俊秀的男人出現在了蕭可研面前,他有著一米八幾的身高,笑起來的樣子宛若一個陽光大男孩,在大學時代追求蕭可研的人一抓是一大把的,當然,李晨也在其中。只不過,他是唯一一個能融化蕭可研的男人,也是唯一一個可以走進她心中的男人!可以說,李晨是她今生唯一的依靠了!

但由于李晨出身官宦人家,所以男方的家中對于他們之間的戀愛一直是采取反對態度,在大學畢業后他們慢慢將地上的戀情,轉為了地下的戀情,這一戀就是四年時光。

望著眼前這個曾經給予自己無數溫暖的陽光男人,在這刻再也無法融化她了,反而令她的心越發冰凍了起來。“你來了……”淡淡的一笑,宛若芙蓉出水。

“研研……大學畢業后,我就發誓,三年內一定會讓我父母接受你,你蕭可研成為我的老婆,現在!我做到了,研研,我的父母已經同意我們的婚事了!”李晨突然單膝跪地,從口袋里掏出了個小盒子,里面是一枚精美的鉆石戒指。“嫁給我吧!”

什……什么?!

可研猛地站起身,盯著那枚炫目的鉆石戒指,她已經記不得對這枚戒指期待了多久,他們不顧及家庭的阻礙,攜手并進,無數日夜的堅持就為了換來今天的結果,然而……

這一切卻已成為了泡影。

真可笑!真可笑啊!這一定是老天跟她開的一個天大的玩笑!

瞬間,蕭可研覺得鼻腔涌來了一陣酸楚,她的小手指甲下意識的扣住了自己的手掌心。‘別哭!蕭可研,你不許哭!如果你落了淚,會傷害那么愛你的李晨的!絕對!絕對!不許哭!’不知不覺間,她竟沒有發現,手掌心竟被指甲摳出了血漬,或許,她此刻對于痛覺早已麻木了吧?

《豪門棄婦的春天》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彩票开奖安徽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