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容欲海小說免費閱讀

欲海

時間:作者:納蘭老王來源:WXB

主角叫小容的小說欲海免費在線閱讀,這本書是作者納蘭老王寫的主要講述的是:十八歲那年,因為母親的重病,我去KTV當了陪酒小姐。從此,人生走上了另外一條道路。這是一座充滿欲的世界。肉欲、財欲、權欲……所有的欲,組成了一個巨大的欲海。我從最開始那個只想為母親治病的女孩,深陷這滔天欲海……...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欲海》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6章一晚兩千

當天晚上我在劉辰那兒睡了一覺,雖然他的房子很狹小甚至給我一些壓抑的感覺,但有人收留我就不錯了。

清晨我設了鬧鐘,去洗手間手忙腳亂的把妝給卸了就跑學校,剛剛到教室,我宿舍的幾個同學,就擠眉弄眼地看我。

跟我睡對頭的吳玲玲跟我說:“老實交代,昨晚干嘛去了?”

想到昨晚我去的地方,我臉色一變,趕緊說:“我去了一個同學那兒,來不及回來,在她們那邊住了一頓。”

“不老實!”她還笑我。

我害怕被她看穿,趕緊說:“上課了上課了。”

“開玩笑的,誰不知道你是乖乖女啊。”吳玲玲笑著說了一句,我卻聽得很不是滋味。

乖乖女?可我現在呢?

這天上課的時候我心不在焉,心里一直盤旋著很多問題:我要怎么辦?KTV那邊晚上上班到兩三點是常有的事,兩三點之后我回不了學校,一次兩次還行,如果太多次的話,他們肯定會懷疑。

而且雖然昨天晚上已經成功上班了,但是接下來呢?我還能不能成功上?

很多事情都在困擾我,一旦想起在家里可能躺在病床上的母親,心里的害怕和憂慮就更深了

不過,哪怕有這些問題,我也沒有辦法,只能是繼續我的生活,上學,晚上去KTV。

之前打工攢下來的錢也越來越少,我現在更是需要拿到那兩萬塊錢,首先給我媽那邊一些,然后就是我自己也要維持生活。

晚上我又來到了這個KTV。

在我進入這個所謂的東圣娛樂公司的二樓之后,我在走廊里看到了羅波。

羅波看到我之后,已經沒有了最開始認識他那種玩味的表情,他今天臉色有點嚴肅。

“小姑娘,還差兩次!”他沖我豎起兩根手指:“還有三天!不然這幾天就白干了哦。”

其實到了現在我也明白了更多的問題:這個羅波,可能最開始就沒安好心,但都走到了這一步,我實在是沒有其他辦法,只能選擇相信他。

“我知道了。”

于是,我和羅波說了一句。

羅波點點頭:“我不想坑你,你去打聽打聽也知道我這人的名聲,不想占什么便宜,這幾天,你一共賺了四百,就當做以后還我的了。”

我也不知道羅波是怎么想的,但反正現在已經有了四百塊,那就四百塊吧。

其實很多事情我也并不像表面表現出來的那樣單純,對一些人情世故什么的我還是很清楚的,例如眼下。

我反正知道,羅波不管是什么人,現在我都管不了了,我既然選擇了最開始相信他,那暫時只能相信他。

等我在這里站穩了腳跟,以后再去想,具體打聽羅波的人品啊什么的事情。

“好,我知道了。”

“還有兩天……”羅波再一次叮囑我:“不然我是不會把你的工資給你的。”

“嗯!”

其實之前我也想過,要不就擺脫羅波,直接自己在這兒上班算了,但是我之后也明白了一些我們能賺到多少錢,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如果只是我目前這種上班模式的話,那我根本就賺不到兩萬。

所以我只能聽從羅波的控制。

……我現在來到小姐們換衣服的房間已經輕車熟路了,穿上我那件衣服,其他的小姐也來了不少,依然和之前一樣,吸煙的吸煙,打麻將的打麻將,吹牛的吹牛,反正這行業也就那樣了,別指望他們提高自己服務水準。

“過來幾個!”這時候劉辰又在那里喊了,于是我跟著幾個女人往前走,走到了包間的外面,沒辦法,這次我又變成走在最后了。

走在最后的壞處我早就知道了,可是現在這些小姐們,比我的資歷都要老,那沒辦法,我只能等運氣了。

今天,走在我們這邊最開頭的,就是那個盧雪。

盧雪今天穿了一件波西米亞風格的長裙,看起來依然是很有文藝范,走起步來很婀娜,屁股扭得恰到好處,再加上剛好的妝容,哪怕我是一個女人都覺得她漂亮極了。

然后,才剛剛到了KTV包間里,盧雪就被人給選了,然后客人們陸陸續續選了幾個,我知道自己這趟可能沒啥希望,也就安心站在末尾了。

但這時候,突然有客人說:“讓外面的也進來,好好看看。”

一下子又有了轉機,我紅著臉,偷偷把上身本來就有點低的低胸裝又往下拉了一點,露出大半個飽滿雪白的胸部,然后和其他幾個在末尾的女孩走了進去。

走到里面,依然看到的還是四十多歲的一群中年男人,其中還有兩三個禿頂的。

這樣一些人最喜歡來這邊玩,大家都見怪不怪了,一個個都微笑著看他們。

我勉強抬起頭,但還是微笑不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中間一個中年人指了指我:“你留下來吧!”

我點點頭,好吧,又完成一個任務了。

當然我也知道,留在包間并不是萬事大吉,我必須上完一個班才能算是留下來了。

接下來還有的熬呢。

很快我發現盧雪真的很有一手,看起來那么高冷文藝范的一個女孩,在客人面前,大致上維持著自己的形象,可是挑逗起客人來,卻一下子能讓那些人恨不能把她整個兒生吞活剝了。

她說話的語氣也是不疾不徐,不撒嬌,但是也不粗,反正都是剛剛好。

我一邊被我身邊的那個男人摸著胸,一邊在心里感慨真是行行出狀元。

盧雪這時候對她身邊的那個男人說:“感覺肚子有點餓了,想吃點小吃,還有水果……”

“買買買!”那男人被她哄開心了,直接對包房公主(只負責點歌不會被人摸)說:“去點!再給我買兩捧花來!還有洋酒!”

然后,盧雪把代表她身份的,戴在手上的號牌交給了包房公主,其他幾個小姐都羨慕地看著她。

后來小吃和洋酒很快就上來了,有吃的還不錯,畢竟KTV這些東西做的還行。

……今天盧雪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目光,倒是讓我的工作輕松了很多,很快就熬到了這些人離開。

男人離開,盧雪就恢復了略帶點冷漠的臉,坐在那里收拾自己的東西。

這時候,一個小姐走過去,語氣里充滿了羨慕:“盧雪,你今天賺大了吧?果盤,小吃,還有花,還有酒……全部加起來,今晚少說有個兩千了吧?”

盧雪笑了笑:“可能吧,我先走了!”

盧雪走后,剛剛問她的那個小姐沖她背影惡狠狠地瞪了一下。

我有點吃驚,在心里覺得很驚訝。

都是一樣地來上班,都是一樣陪男人,為什么,盧雪就能賺到兩千?一天兩千,一個月豈不是六萬?

這也太恐怖了吧!

如果我能拿一晚上兩千的話,我還用擔心太多問題嗎?

盧雪是怎么做到的?

不過我仔細一想,那些男人被盧雪迷得那么神魂顛.倒,到時也釋然了,只是心里還是有些希望我能變成那樣。

第7章兩萬塊

這天晚上之后,不知道為什么,我的運氣好像好了,第二天晚上總算又被男人選上了,三次的任務總算完成。

而且這幾天我的運氣的確還可以,這些男人雖然動手動腳,但是都沒有太過分,而且大家醉醺醺的,也沒有干什么實質性的事兒。

三次已完成,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羅波。

我去找了燕姐。

“燕姐,羅波在嗎?”我直接問。

“羅波?”燕姐說:“剛剛好像說去一樓了,你下去找找。”

“好的謝謝燕姐。”我對她說了一句。

我才剛離開,燕姐突然叫住了我:“你和羅波借錢了?”

“嗯。”

“好吧……”燕姐說:“以后上班放開點,都來這里了,就別太把自己當回事。”

這句話不好聽,但我也不想反駁她,因為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況且我也不想平白無故頂撞她——我們這種從小成績好的人,很多都那樣,面對管理自己的人,總是不想起沖突。

我到了一樓,很快就看到羅波在前面,我沖到了他的面前,連忙站住,說:“羅老板……”

羅波:“是你啊?”

我點了點頭,連忙說:“羅老板,我三次班都已經上好了,你能把錢給我了嗎?”

羅波仔細看了我一眼,說:“也好。”

說完,他直接拿出一個信封,一看,里面還真是一沓厚厚的一百塊鈔票,我大致看了一眼,大概就是在兩百張的樣子,同時里面看了幾張,都是真錢。

之前我就已經想到了羅波不是一個什么好人,所以沒想到居然這么痛快把錢給我。

“你數數。”羅波說了一下,于是我開始數錢,數了半天,還真是沒有什么紕漏,的確是兩百張,而且略一看應該是沒有假錢的。

“謝謝了!”我跟羅波說了一聲。

羅波點點頭,然后他卻開始變了臉色,說道:“不過,沈婉容……”

聽到我的名字,我有點好像是做賊一樣往四方看了一眼,還好并沒有人在注意我,我也就看著它:“怎么了?”

羅波笑了笑:“你現在的賺錢速度,實在是太慢了。”

“怎么了?”我問了一句,畢竟為了能夠留在KTV能夠賺到小費,說實話我現在已經犧牲了很多,不知道羅波這人還想讓我怎么樣。

“你的很多信息,都掌握在我的手里。知道你是……的人”羅波說:“如果你不聽我的,到時候,我會到你的學校去說,讓他們都知道你是一個小姐。”

我臉色刷地就白了,連忙說道:“你千萬不要跟他們說。我聽你的……”

“那就好!”羅波:“我擔心你不知道狀況,還想要有些什么小動作,例如拿到錢,就走什么的,所以這些信息,臨江大學,中文系,沈婉容,就掌握在我的手里了。”

聽到他這么詳細地說出我的信息,我很害怕,連忙說:“好,我聽你的!我聽你的!”

一想到如果這些東西被透露到我們學校,到時候我們學校很多人都在討論我,很多人看到我還會唾棄的情景,我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

而且這一切都是我的選擇,我也只能含著眼淚接受。

“你要我做什么?”我又問了一句。

羅波的臉色現在看起來才帶著幾分滿意,然后說:“我也不會讓你干什么傷天害理的事,而且我還是為了你好。”

“嗯。”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一次能掙多少錢?”他問我。

“我應該是……客人每次給小費,我能從里面提兩百……是這樣嗎?”我有點不確定,畢竟從頭到尾,很多事情我都是聽這個羅波的,自己在里面并沒有起到多大的效果。

“對,你每次,只能掙兩百!因為你才剛到,不過你現在做滿了一個星期,可以每次提300的小費了。可問題是,你還經常上不了班,因為人們不挑你,那我就問你,你要拿什么,來還我的幾十萬?”

這個問題問倒了我。

像我現在這樣,一天掙到幾百,對于一個窮學生來說,那當然還是挺多的。

可問題是,這樣一天才兩百,哪怕之后一天三百,一個月哪怕上滿了,也才有九千……

而我欠羅波的已經是高利貸,等到五個月之后,他的十萬全部給我了,到時候我的上班收入全部要給羅波,我還拿什么錢給我媽?

更何況,一個月三十天,全部上班,這畢竟也只是一種想象,如果真到了具體實行的時候,按照這幾天的情況來看,一個月上班二十五天都夠嗆。

而且我還有大姨媽來的時候,也還有學校有些事情實在是推不開的時候。

所以,很多東西都集中在我這兒,讓這問題變得特別嚴重。

羅波說:“所以,你現在就是要先好好賺錢,一個月現在這么多肯定不行,我要的,就是下個月,你一個月掙到兩萬,每天能掙多少你自己也有個數,如果掙不到的話,我就要采取其他辦法了……例如讓你去其他地方工作啊什么的。”

一個月兩萬!

我的心里很無奈,這可要怎么辦?

我現在也更是明白,中了這個羅波的圈套:如果我一個月能掙到兩萬的話,我最開始的時候也沒有必要跟他借錢啊,反正他之前說一個月才給我兩萬。

而且,他說的其他辦法又是什么?

我猶豫了半天,問他:“你說的其他工作,是什么?”

羅波掃了一眼我的身材,過來捏住我的下巴打量了一下,然后說:“還是個小美人兒……還有學歷,其他的工作當然也可以。”

“我們上一層樓,是桑拿部。”羅波不緊不慢地說:“桑拿部里,一個鐘就是一個小時,陪客人一小時,和他們做.愛,根據你們的質量分層,你的質量也能到一個A牌,A牌一個鐘1200,你可以提600,只要你一天能上鐘5個客人,一個月就可以拿到9萬……這么說起來,好像我應該送你去桑拿啊!”

我臉色都白了。

雖然說一個月九萬聽起來很多,也很誘人,可是,那就真的成了一點朱唇千人嘗。

那就再也回不了頭了……徹徹底底變成一個小姐。

我之前就是不愿意出臺什么的,如果現在要變成這樣的,那我真不知道怎么辦。

當下,我搖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連忙說:“求你了,別這樣,我一定掙到兩萬,行不行?”

“好,那就看你的表現了,好好賺錢吧!”羅波說道。

當我從這個地方出來的時候,腦子里一團亂麻。

兩萬啊……我要怎么弄?

可是,如果一個月內不能賺到兩萬的話,那他就要把我送去桑拿!

如果不答應他,他會公開我的信息,告訴同學老師……

我能怎么辦?我只能去一個月賺兩萬。

來了這些天后我也明白了,KTV這種地方,肯定不可能只是掙小費,只能掙那幾百塊小費的人沒有生存下去的能力,你必須讓客人給你買酒,買花等等,從中拿提成,就好像上次上鐘我看到的盧雪一樣,一次能掙到幾千……

否則的話,你一個月才能那么點錢,還要承擔小姐的名聲,真的太不值得了。

看來接下來我要讓客人給我買東西,從他們身上賺錢才行。

但是我要怎么開口呢?而且我自己都不怎么能喝,又如何讓他們給我買酒喝?

我腦袋里真是有種一團漿糊的感覺。

不過,我摸了摸包里的錢,又踏實了很多,好歹現在已經有兩萬了,可以解決很多問題,我自己留下一點點作為生活費,其他的就全部給我爸!

想到能夠給我媽帶來一點希望,我覺得我之前受到的委屈都是值得的。

我開始踏上回學校的路,出了這個所謂的“東圣娛樂公司”,我順著路往外走,把包抱在懷里,生怕會不小心掉了。

這邊可能是為了讓來的男人不尷尬還是怎么的,反正路燈有點暗,我感覺好像身后有人一樣,一直轉頭看,不過都沒有。

這邊有點萬籟俱寂的感覺,除了偶爾經過的車子之外,都很平靜。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一連串急促的腳步聲,轉過頭,突然看到一個蒙著面的男人快速沖了過來,看到我回頭,速度更快,來到我身邊,就要搶我的包!

不行!這可是救命的錢!

我渾身緊張起來,好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

第8章保護好錢

之前我一直以為只是我自己聽岔了,聽到的腳步聲也都是錯覺,沒想到,居然是真的。

這個人沖過來就沖著我手里的包來,好像是知道我這包里放著錢一樣。

危急關頭,畢竟這些錢是救命錢,所以,無論如何,我都不可能讓別人把錢搶走。

所以我躲開了這人的手,然后拼命往前跑。

還好,雖然在里面上班要穿高跟鞋,但在外面我就換成帆布鞋,所以現在也能跑快點。

但我畢竟是個女人,再身體上天生就不如男人那樣孔武有力,速度也不快,才跑出去沒多久,后面那人就要追上我了,還用手來抓我。

還好,這次也還是沒有抓到。

這時候我也沒有任何辦法,旁邊都沒有人,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偶爾過去幾輛車還都沒有會管我的,大家都避之不及呢。

我現在真是拼了命在跑,感覺以前考試體育的時候都沒有這么快,畢竟以前只是為了成績,現在卻是為了我媽的命。

我也想起了,這旁邊雖然僻靜,但是在這條路往前幾百米的地方,有一個派出所,這里好像是有人24小時值班的。

那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我咬牙往前跑,可能是因為這種強烈的情緒吧,總之我跑得很快,讓那男的氣急敗壞,但是卻一時之間沒有追上我。

終于,我已經看到了派出所的樣子,甚至看到了派出所外面的燈光。

“救命啊!”

我一邊跑一邊喊。

那個人也是著急了,能夠感覺到他在加快速度,但我已經快跑到派出所那里了,估計我剛剛那么喊,肯定會有派出所的人出來看。

他更加著急,不過我卻快逃出生天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砰!”我腳底一軟,整個人居然摔飛了出去,雖然因為包墊在底下,我只是手上跌傷了,還有手掌破開了一點皮,但這已經讓后面那個人立馬追上我了。

他來到我的身后,手就沖著我的包抓來。

在這最關鍵的時候,一個警察總算從派出所門那里出來了,喊了一聲:“干什么?”

我好像干旱的大地聽到雨聲一樣開心,警察總算出現了。

我沒想到的是,警察都來了,這人居然還在抓向我的包,好像知道我包里放的是錢一樣。

其實也是,反正這人蒙面的,只要不被警察抓到,黑燈瞎火也不知道他是誰,所以他只要迅速把我手里的東西搶走就行。

還好,涉及到我媽的救命錢,我反應很迅速,我什么都不管,用盡全力抓著我的包,而他一下子沒有抓到我包的袋子,就用力想扒開我的手,把包搶出來。

我已經沒有了其他任何念頭,就只是死死的護著手里的包,他再拽我也不管。

“你干什么?太囂張了吧?”那個警察也被激怒了,可能是這人太囂張了吧。

警察沖過來,那人總算被嚇到了,轉身就跑,我感覺手上受到的力氣一下子就沒了。

畢竟已經遇到了警察,總算是安全了。

警察追了一段,沒追上,反正還沒成功,那人又蒙面,就不管了,回來對我說:“你沒事吧?大晚上的怎么一個人在外面?”

可能是他看到我的妝很濃,反正感覺臉上多了幾分說不清的味道,好像是知道了我是干什么的一樣。

警察的語氣都沒有之前好了。

我說:“謝謝警察同志,他非要搶我的包,我也沒有辦法……”

我站起身來,感覺手臂上特別疼,剛剛摔的再加上那個男人一直在用力扒我的手,讓我的手臂很疼。

我甩了甩手,又下意識地抱緊了包。

“他是不是知道你包里有什么他想要的?”警察問我

“我也不知道……”我只好這么說。

“行了,以后小心點,回去吧。”警察說。

我一想到剛剛那個男人就害怕,不僅僅是擔心他傷害我,也更是擔心搶走我媽媽的救命錢。

所以我已經不敢走了,所以我對那個警察說:“我能在派出所待一晚嗎?我有點害怕那個人,害怕他又來搶我的包。”

警察可能是在感覺到我做什么的之后就有點鄙夷,但現在他也做不出讓我出去被人追的事,就說:“這樣吧,你找一個人來接你,你看行不行?”

“我不認識什么人啊?”我很為難。

“可你也不能再這邊,這邊也沒地方讓你睡。”警察說:“你想想吧,不行的話你就只能在凳子上坐一晚上了。”

說完之后,他也沒理我了,給我用紙杯倒了杯水之后就去值班了。

我坐在凳子上,最開始還好,但之后困意不斷襲來,我就在椅子上睡著了。

第二天,我醒過來的時候,渾身疼痛,是因為被凳子硌得,頭也很疼,再加上昨晚上摔的,被男人扒的,反正疼得倒吸一口涼氣。

不過我第一件事就是用手摁了一下懷里的包,還好,包還在,錢也還在。

之后我發現身上被人蓋了一件警服,一股暖意也從心里涌出來。

我找了一圈,沒有看到昨天晚上的警察,就只能在旁邊找了一張紙,找了一支筆,寫上“謝謝您”,然后我把警服放在了桌子上。

外面已經是白天了,人也很多,我就沒那么擔心,拿著錢走到外面,感覺到今天的陽光都好看了很多。

媽,我總算能給你做一點事了!

其實昨天晚上到底是誰搶的我,我心里也很懷疑,甚至懷疑是羅波,不然如果是普通人的話,誰會完全沖著我的包來呢?他就一定知道我的包里面有錢?應該是有人在背后說了什么。

不過這也只是我的一個懷疑,真實情況誰也不知道。

現在羅波掌握了我的信息什么的,也就讓我有很多顧慮,反正只能聽他的,接下來的一個月掙到兩萬塊,否則結果肯定會很悲慘。

尤其是在搶錢的事情之后,我就更覺得羅波這人心狠手辣,一定不能隨便激怒他。

我很快回到了學校,然后用宿舍的電話打給我爸,我要把這筆錢盡快送到他的手里才行。

撥通了電話之后,我爸很疲憊的聲音在聽到是我之后,也明顯來了一些精神。

“女兒,在學校過得怎么樣?身體還好吧?錢還夠不夠用?”我爸最開始就問了這幾個問題。

想到家里都已經那樣了,我爸第一時間還是關心這些東西,再想到我這幾天做的事情,我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淚就順著臉頰流了出來。

《欲海》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彩票开奖安徽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