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兵是主角的小說美女的近身保鏢在線閱讀

美女的近身保鏢

時間:作者:筆墨江山來源:WXB

主角叫陳兵的小說美女的近身保鏢免費在線閱讀,這本書是作者筆墨江山寫的主要講述的是:陳兵機緣巧合之下與富婆藍月結識,隨后又有幸進入地產大鱷羅笑天的圈子,財富與罪惡,權力與殺戮,重重迷霧,讓陳兵深陷其中,一幅關于強者的圖騰緩緩的拉開.........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美女的近身保鏢》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3章 做我的保鏢

 

陳兵平靜的注視著眼前的這一切,臉上的表情甚是玩味,今天這一出戲實在是太精彩了,不過他知道,接下去是該他出手了。

“住手!”陳兵大喝一聲,隨即走了上去,擋在藍月的身前,冷冷的注視著眼前的四個男人。

“你們四個男人欺負一個弱女子,我真是替你們害臊!”陳兵無奈的搖了搖頭,眼中盡是戲謔的神色。

藍月眼中浮現出一絲驚詫的神色,眼前這個小子,衣衫襤褸,也不知道是從那里竄出來的,倒像是這大廈里的保潔員。不過,這會兒展現出來的正義感,又讓藍月有些感動,同時也不由的捏了一把汗,自己那兩個保鏢都不是眼前這幫人的對手,就更不要說眼前這個普普通通的小子了。

“小子,你是不是活膩味來,連大爺的閑事都敢插手,莫不是想英雄救美,不過我勸你還是掂量掂量,現在后悔還來得及!”男子眼中滿是嘲弄之色,身邊的人緊跟著一陣哄笑。

“我也不想在這里浪費時間,你們是一個個上還是四個一起上!”陳兵舒展了一下筋骨,漫不經心的說道。

藍月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異色,看著眼前這小子篤定的眼神,到還真像是又幾分倚仗一樣。

“小子,不要說大話,到時候有你的苦頭吃!”男子顯然不把陳兵放在心上,就這身破破爛爛的打扮,和乞丐也不逞多讓。

“我說你們還打不打了,不打我可把她帶走了!”陳兵說著就要去牽藍月的手,不過一陣勁風掃來,陳兵隨即一個側身,堪堪躲過,嘴角浮起一絲冷笑。

“有兩下子!”其中一個男子滿意的點了點頭,“兄弟們一起上!”

“早這樣不就得了!”看著欺身而上的四個人,陳兵絲毫不懼,此時此刻,雖置身于漩渦之中,但是任憑那四人如何攻擊,陳兵總是能夠巧妙的化解,這一輪急攻之下,陳兵連衣角都沒有讓對方摸到一下。

看著場中五人眼花繚亂的招式,藍月看的目瞪口呆,如果不是看到倒在旁邊的兩個保鏢,他真覺得這是在演武斗戲呢。這時候,她不由的對陳兵另眼相看,剛才自己的保鏢,只是一個照面,就被人打趴下了,而眼下,陳兵以一敵四,完全不落下風,甚至忙里偷閑還要還擊幾下,不由的讓她暗暗稱奇。

隨著一聲悶哼,其中一個男子率先飛了出來,另外三人不由的一陣慌亂,此時此刻,破綻百出,陳兵拳腳齊出,三人頓時感到一陣吃緊,幾聲悶哼接連而至,另外三人都接連倒地。

陳兵立于場地中央,倒像是個沒事人似的。

“走!”其中一個男子叫喊了一聲,另外幾人紛紛從地上爬了起來,狼狽的奪門而出。

這會兒藍月兩手交叉放在胸前,饒有興致的看著陳兵。

“你干嘛這樣看著我?”四目相對,陳兵面色不由的有點尷尬,被一個美女這樣直愣愣的盯著看,對于他這樣涉世未深的男人來說,還真有點吃不消。

“你可不是一般人哦!”藍月兩只眼睛瞇成了一條線,笑意盈盈的看著陳兵,雖然危險剛剛解除,但此時此刻,藍月已經鎮定了下來,這種場面雖然驚險,可還不至于讓她方寸盡失。

“你不也一樣,能夠隨身帶保鏢的,可不多見!”陳兵淺淺一笑,回到。

“帶來保鏢有什么用,還不是不能保護我,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要被他們怎么欺負了!”藍月兩只眼睛秋波暗送,一張小嘴一啟一合,吐露芬芳,這會兒似嗔似怨的模樣,還真是讓人心神搖曳,陳兵自問定力過人,這會兒,也感覺有點輕飄飄了。

“我也只不過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既然現在你沒有什么事了,那我就告辭了!”陳兵撓了撓頭,略帶尷尬的說道。

“等等!”藍月頓了頓足,不由的有點氣惱,“我還沒好好謝你呢?”

現在付出不求回報的人還真是少見,雖然此時此刻,陳兵衣著襤褸,但有了先前的表現,藍月自然是不會小看了他,這會兒,看到陳兵毫不在乎的樣子,不由的對陳兵又高看了幾眼。

“你是在這大廈里上班嗎?”藍月一臉好奇的問道,對于這樣的高人,藍月早就有了招攬之意。

“我剛才山里出來,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呢!”陳兵一臉悻悻的說道。

“真的?”一絲驚喜之色浮現在藍月的臉上,陳兵說這話,可是正中她的下壞。

“我騙你干什么,你看我的火車票還是今天的呢?”陳兵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火車票,上面的日子的確是今天的。

“實在是太好了!”藍月驚喜的幾乎要跳起來了,臉上也因為激動浮上了一陣紅霞,“要不你做我的保鏢好不好?我身邊剛好缺少一個保護我的人呢!”

看著這個女人一臉驚喜的神色,陳兵還真的有點暗暗咋舌。

“做你保鏢有什么好處啊?”陳兵摸了摸下巴,臉上似乎有一絲商人的狡詐神色,這表情,他還是剛剛從崔半仙哪里學來的,這會兒,倒是用的活靈活現。

陳兵這種表情看在藍月眼里也不由的有點吃驚,這小子剛剛還是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這會兒怎么還討價還價起來了,不過藍月既然已經起了愛才之心,自然想要全力留下陳兵。

“我付你工資,兩萬一個月怎么樣,你要是嫌少,我們還可以再商量!”藍月這會兒也似笑非笑的看著陳兵,這對于一個進城務工者來說,那顯然是高薪了,不過如果陳兵再打算加價,藍月倒也無所謂,錢對于她來說,從來就只是一串數字。

一開口就是兩萬,陳兵也不由的有點驚訝的合不攏嘴了,說實在的,自己長這么大,還從來沒有看到過兩萬塊錢長啥樣呢,這會兒出來,即使帶上了家里所有的積蓄了,也只有三千多塊錢,這個女人出手還真是大方。

第4章 這小子太變態

 

想到崔半仙說這個女人是自己命中的貴人,陳兵這會兒內心更加的篤定。

仙人指路,還真是幫自己指了一條明路。

“好吧,我答應做你的保鏢!”陳兵一臉嚴肅的說道,臉上不露聲色,心中卻是一陣暗喜

“真的啊,那太好了!”激動之下,藍月竟然抓住了陳兵的手臂,這不由的把陳兵鬧了一個大紅臉。

“我先帶你去買一身衣服,你這樣可不像一名保鏢哦!”藍月說著,便把陳兵往車里拽。

“等下,我拿下行李!”激動之余,陳兵還不忘自己的拉桿旅行箱。

把旅行箱放到后備箱之后,陳兵才轉身坐進了副駕駛室里。

“那兩個保鏢你不管他們了?”藍月系好安全帶,準備發動車子的關口,陳兵不由的提醒道。

“打都打不過別人,還留著干什么,我回頭就把他們開除了!”藍月撅著嘴,一臉的不滿。

陳兵不由的一頭黑線,看來,這保鏢的命運還真是不盡相同。

天橋之上,一名老者正默默的注視著這一切,這會兒雖然改變了容貌,但那炯炯有神的目光顯然就是先前拉著陳兵算命的老者。

“崔老大,你看我們戲演的怎么樣?”先前那四名穿著花格子襯衣的男子這會兒也換了服裝,分列在老者的左右,一個個呲牙咧嘴的,疼的不輕。

“戲演的不錯,沒傷著他吧?”老者淡然的說道,不由的點了點頭。

“老大,你不知道那小子有多變態,要不是我們跑的快,估計真的要被他打殘了,四個打一個,竟然連他的衣角都沒摸到!”男子咧著嘴,苦哈哈的笑著說道。

“那是你們沒用,一個個的,都是吃干飯的,真是白養你們這群廢物了!”老者氣呼呼的說道,揚起手,一人一個栗子敲在了眾人的頭上。

“嘿嘿,老大,那還不是你打過招呼的嘛,我們還是有點留手的!”其中一個男子探著頭,一臉諂媚的說道。

“哼,我還不知道你們有多少本事,也就是比一般的保鏢強了一點而已,不過,陳兵那小子,倒還真的讓我有點意外了,看來,陳老這些年,倒是沒少在這小子身上下功夫!”老者眼睛微微瞇起,頗為惆悵的說道,回首往事,血雨腥風尤在心頭,就連作為龍榜高手之一的陳遠山都不得不帶著孫兒忍痛蟄伏,江湖之兇險可見一般,也不知道這一次,把陳兵引入羅家,是禍是福,前路漫漫,也只有靠著小子自己去走了。

“老大,陳老交給我們的任務是不是算完成了?”其中一個男子探著腦袋,一臉欣喜的問道。

“算是完成了吧,以后的事情,我們就不便插手了,你們該干嘛去干嘛去,不要給我惹事生非!”老者挑著眉毛,一臉嚴肅的說道。

“老大,你就放心吧,我們什么時候讓你操心過了,不過你這一次讓我們扮演小流氓,還真是有點過癮呢!”男子臉上帶著一絲猥瑣的笑意,朝著周圍眾人不停的眨著眼。

“你再胡說,小心我關你禁閉!”老者氣的胡子都要翹起來了,眾人看到老者這幅模樣,都不由的吐了吐舌頭,倒是不敢胡言亂語了。

這會兒坐在車上,氣氛稍稍顯得有點尷尬,狹小的空間里,一絲絲香風在陳兵的鼻尖縈繞,讓他平靜的內心也不由的有點騷動。

“我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藍月率先開口說道,這個女人一娉一笑都極具韻味,也不知道是怎樣的環境才能造就這種氣度。

“我叫陳兵,耳東陳,士兵的兵!”陳兵隨即答道。

“我叫藍月,你可以叫我藍姐,沒人的時候,也可以叫我月兒,我不會介意的!”

藍月咯咯的輕笑著,嗓音清脆,讓人不由的心神搖曳。

兩人互報家門,也算是熟悉了不少,這個時候,陳兵從褲袋里掏出一個香袋,隨手把玩著,香袋上還繡著一對鴛鴦,紅紅綠綠的,煞是好看。這是葉小芳臨行之前送給自己的,那對鴛鴦也是小芳親手繡的,陳兵空下來的時候,都會拿出來看上幾眼,看到那一對栩栩如生的鴛鴦,心底里都會涌起一股暖流。

“沒想到你功夫這么好,也喜歡這些小物件,女孩子送的吧?”這會兒,藍月側了側身,看了一眼陳兵手上把玩的物件,笑著說道。

“我出來的時候,隔壁鄰居送的,上面的鴛鴦也是她親手繡的!”陳兵解釋道,隨后又認真的收了起來。

“呵,這份情誼可是不輕哦,到時候,你可不要辜負了人家!”藍月不由的打趣道。

說話的間隙,車子已經來到了一座商場的門口,隨后又緩緩的駛入了地下停車場。

兩人從車子里走出來,藍月打量了一眼陳兵,稍稍猶豫了一下。

“來吧,跟我來!”藍月率先走了出去,陳兵跟在后面,紅色的高跟鞋有節奏的敲打著地面,上面,是水柳一般的腰肢。

兩人很快進了電梯,電梯直接到了四樓男裝區。

陳兵從沒有來過這種地方,免不了要多張望幾眼,隨后便看到四周圍眾多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目光中似乎還多了那么一絲嫌棄,說實在的,陳兵此刻的樣子,的確和周圍的環境有點格格不入。

“不要看了,進來吧!”藍月臉上帶了些許慍色,還有少許的羞赧,臉紅撲撲的。

這個店名是英文的,陳兵叫不上來名字,店里面一個人都沒有,地面倒是拖的非常干凈,打著燈光,锃亮锃亮的。

“穿多大的?”藍月快速的翻動著架子上的衣服,頭也不回的問道。

“我不知道!”

藍月頗為無語的轉過身來,又仔細觀察了陳兵的身材,似乎有了答案。

在藍月挑衣服的同時,陳兵聽到兩個女服務員小聲的議論著什么,陳兵聽力極佳,自然聽的一清二楚。

第5章 強大的壓迫力

 

“小蘇,你看,那男的還挺帥的哎!”說話的女孩笑起來很甜美,陳兵循聲望去,那女孩的眼睛似乎還躲了一下。

“帥什么啊,土包子一個!”被叫做小蘇的女孩子用指甲刀修著指甲,頭也不抬的說道。

“我還是覺得他很帥!”先前說話的女的又補充了一句。

“這件去試一下吧,還有褲子,鞋子我去隔壁店里給你買一雙吧!”藍月做事很干練,速戰速決的架勢。

陳兵應了一聲,接過衣服,轉身進了更衣室,很快,便換好了衣服出來了。

只聽到一聲杯子落地的聲音,先前那個可愛的小服務員嘴都成O型了,就連剛才嘲笑陳兵的服務員也一臉吃驚的表情。

“小蘇,你看你看,像不像那個誰…誰來著,快,快幫我想想!”那女孩一臉興奮的表情,拉著小蘇的衣服。

“像你個死人頭啊!花癡!”那叫小蘇的女孩子鄙夷的看了旁邊一眼。

這會兒,藍月正提著一雙鞋子進來,隨后愣住了。

“鞋…鞋子,試一下!”藍月撩了一下頭發,有點結巴。

陳兵很快換好了鞋子,然后轉身在鏡子前面照了一下,對自己的裝束非常滿意,沒想到自己才來了一天,就鳥槍換炮了。

柜臺前,先前那個可愛女孩一直窩著頭,時不時的偷瞄幾眼,這一切都被陳兵看著眼里,陳兵憨憨的笑著,他對這個女孩子印象不壞。

“衣服,褲子還有襯衫一共是17988元,刷卡嗎?”小蘇倒是顯得比較平靜。

陳兵倒吸了一口涼氣,看來進了大城市錢還真是不禁花,這一身就花去了17988,要知道,自己從老家出來身上一共才三千塊錢,而這筆錢,在老家,也算是巨款了。

“謝謝藍姐!”陳兵賣乖到。

“哼,誰說給你付了,下個月工資里扣!”藍月白了陳兵一眼說道。

“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藍月拉過陳兵的手,向外走去,陳兵這是第一次被女人拉手,心里還是多少有點異樣,再說,拉著自己的這只手柔軟無骨,跟摸著一塊玉一般,這一看就是富貴人家的手,要知道,手是最難保養的地方,臉可以化妝,而手顯然不行。

“藍姐,還有衣服在里面!”眼看著要走出店里,陳兵著急著說道。

“不要了,以后你就告別從前了!”

藍月很快便宣布了陳兵的主權。

車子駛入藍月所在別墅時,已差不多傍晚時分,熾熱的太陽炙烤的西邊天際通紅,一抹晚霞拉長了它綿長的紅色面紗。

車子停在院子西側的一個停車場內,周圍是一個大草坪,草坪的中間用瓷磚砌了一個約三米直徑的圓形噴泉,水汽噴涌,走的近前,能感覺得到絲絲涼意。

噴泉的后面便是一幢三層別墅,占地面積頗大,一眼望去,氣勢恢宏。

“你一個人住這里?”陳兵一臉好奇的問道,眼前的景象,是他迄今為止第一次見到,書中所說的富麗堂皇,怕是也不及此處。

“不然呢?”藍月挑了挑眉毛,嫣然一笑。

有錢人的生活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這會兒,門口處一個老者已經在那邊迎接了,看到藍月走上來,面帶微笑,微微的低了一下頭。

“夫人,你回來了!”老者笑容可掬的說到,一頭銀發打理的一絲不茍,雖然年過半旬,可精神極佳,兩只眼睛熠熠生輝,全然沒有老態龍鐘的模樣,陳兵看了老頭一眼,也不免有些驚訝,這份氣韻,倒是和自己的爺爺頗有幾分相似之處。

陳兵在看他的同時,老者也同時在打量著陳兵,原本輕蔑的臉上不知何時露出了一絲驚詫的表情,如鷹隼一般的眼睛仿佛要把陳兵渾身上下看個通透。

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出現在藍月的臉上。

“周伯,這是我新招來的保鏢,等下你安排一下,順便和他說一下規矩!”

“是,夫人!”

藍月交代完便朝著拎著小包朝著屋里走去,陳兵愣愣的站在那里,倒是一下子不知道該干嘛了。

“年輕人,你隨我來!”周伯沉聲說道,臉上又恢復了往日的拘謹之色。

“哦,周伯!”陳兵也照葫蘆畫瓢,叫了一聲周伯。

周伯帶著陳兵熟悉了一下別墅的環境,陳兵東瞅瞅西望望,倒是有點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感覺,別墅后面還有一個兩百多平米的游泳池,周圍的院子里崗哨眾多,每個崗哨都矗立著一個保安,面容剛毅,不拘言笑,這種守衛,怕是部級高官也不過如此。

“這房子的主人叫做羅笑天,是房產大鱷,每周都會過來一次,以后見到他,可不要胡來!”周伯交代到,通過陳兵的言行舉止,周伯也知道這小子是個愣頭青,全然沒有見過世面的樣子,不過讓周伯感到驚訝的是,這小子倒不像是個繡花枕頭,氣韻之間,倒是含蓄內斂,收放自如。

羅笑天,陳兵默念了一下這個名字,已是牢牢的記在心底。爺爺曾經交代過,都市險惡,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出門在外,凡事都要謹慎為之,不可意氣用事,不可炫耀逞能,凡事都要以平常心對待。陳兵雖然懵懂,但卻不笨,看到這別墅如此氣派不凡,想來這羅笑天也不是尋常人物。

羅笑天既然是這房子的主人,那么藍月自然也就是羅笑天的女人了,陳兵已知道如何把握分寸。

“年輕人,我不知道來自哪里,師從何處,也不知道你緣何靠近夫人,不過在羅家的地方,還是要注意分寸,不該問的別問,不該看的別看,這對你來說,是有好處的!”周伯沉聲說道,而這些話如同一記悶棍敲打在陳兵的心頭,更加覺得這個羅笑天非同一般。

“周伯,我記住了!”

“隨我進屋吧!”

在二樓西側的一個房間門口,周伯停了下來。

“以后你便住在這里吧,我想,具體的吩咐,夫人會安排的。”

“謝謝周伯!”

看著周伯離去的背影,陳兵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也不知道為什么,這個老頭子站在自己旁邊,內心總感覺有一點壓抑,這是陳兵從沒有過的感覺。

《美女的近身保鏢》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彩票开奖安徽25选5开奖结果